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60章

+A -A

景衍抬手抚过安夏的头顶,细软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在他指间蹭过,手感很好,让他忍不住又摸了一把。安夏也不躲,就那么挨着他任他动作,好像一只温驯的猫咪,正在享受主人的顺毛。

  “刚才又是你老师约翰打来的电话?”司景衍开口问道。

  安夏走出病房前,他听到安夏对着电话那端喊了一声老师。至于为什么猜的是约翰,是因为这两天约翰没少给安夏打电话,毕竟安夏旷课快一个星期了。多兰学院其实是一个高度自由的学院,不去上课只要学生本人提交了请假条,院方并不会多说什么,也不会像国内学校老师联系家长告状的情况。约翰会发现安夏旷课,是因为他作为客座教授去给学院学生上课,结果没找到安夏。

  然后,安夏旷课的事就露馅了。

  安夏也不是刻意瞒着自己的老师,只是这段时间他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司景衍身上,甚至学院那边请假的事还是斯帕克帮忙的。

  “嗯,老师的电话。”安夏点头回道。

  “挨骂了?”

  “没有。”安夏摇头,随即笑道,“我老师没那么不讲道理,他只是有点忧伤,我可能没法在圣殿的舞台上,替他吓到他那群老朋友了。”

  “你想要在星光音乐厅的舞台上演奏吗?”司景衍垂眸看着安夏,眼眸深邃。

  星光音乐厅在音乐界的地位至高无上,那圈子几乎都是一群讲究艺术境界的音乐大家,这类人一向认死理,走后门什么的,就像李嘉薪说的,根本不可能。不过这不代表没法用手段了,安夏是有才能的人,他只要在参与竞争的那群人里做点什么,送安夏夺得资格,易如反掌。这跟迪兰·艾斯特的做法其实类似,只不过换成他动手,自然是能做到滴水不漏的。只要安夏想要,他觉得没什么不能做的。

  “你想做什么?”安夏盯着司景衍,眼中露出警惕。

  司景衍心里在想什么,面上分毫不露,然而大概是两人关系是真的亲密了,安夏瞬间就凭着直觉抓到了司景衍那句问话下的重点。

  “我没想做什么?”司景衍心虚地转开视线。

  “我希望自己能在星光音乐厅的舞台上演奏,但那只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能力。而且我最大的愿望也不是能够在圣殿的舞台上演奏,我的音乐是给自己喜欢的、重要的人听的,而不是为了取悦除此之外的任何人。”

  “我错了。”司景衍低声道,“像迪兰·艾斯特那样耍手段,让你很反感吧。”

  “虽然可能双标了,我不喜欢,但如果是你,我不会觉得反感。一个人的生长环境,决定他的行事作风,我不能要求你改变自己的行事方式,那是对你的否定。”安夏不蠢,他见过司景衍那令人胆颤的一面,这些天来也知道了他海因里希的出身,虽然依旧不是很明白这个姓氏在贵族中代表的意义,但他知道司景衍这样的背景,注定有些东西是不能改变的,强迫对方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好人,无异于让丛林的猛兽放弃利爪和獠牙,在丛林的法则下,那样下场只能成为其他猛兽的盘中餐而已。安夏说完顿了顿,带着点纠结看向司景衍,“但你插手我的事不能违反我的意愿,你得尊重的我想法……”

  “好,我知道了。”司景衍

90.第九十章

西维亚的掌权人是朱莉·西维亚的父亲, 她从迪兰·艾斯特口中第一时间得到了误伤司景衍的消息, 随即告诉她父亲后, 西维亚家族就迅速做出了和艾斯特家族中断合作的决定。

  戈林·艾斯特当然知道西维亚拼着损失跟他们中断合作的原因,也正因为西维亚这样决绝的举动,他才在听说自己的儿子误伤了海因里希家的大少爷时,感到无比的恐慌,以为西维亚这个老牌贵族是从什么渠道得知了海因里希的动作。

  然而, 一个星期过去了, 海因里希虽然一直拒绝跟他谈话,但也没有任何动作。他一点也不认为这是因为海因里希家还没查到什么, 一个星期,换成任何一个贵族, 都该是早有动作的时间。

  所以,他猜测, 海因里希可能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没错, 误伤的人是海因里希家的大少爷,他虽然没接触过,但也听说过,那位在六年前是海因里希的掌权者,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只是后来他选择了离开。可也有传闻说, 埃里克是被他弟弟斯帕克□□, 随后从海因里希家族被驱逐了出去。戈林·艾斯特觉得这才是真相, 否则谁会那么傻, 在盛年之际放弃自己手中的权利。

  他现在给西维亚打电话,是想从西维亚这个跟海因里希有来往的老牌贵族打听海因里希没有他没注意到的动作,从而验证埃里克其实早就成了海因里希的弃子的猜想。其次,他是想跟西维亚重新恢复合作。

  西维亚现在不是一个强大的家族,但却有着悠久的历史,这让他们虽然没落,手中却还握着不少人脉,消息方面尤为灵通。这是一个不会吞掉他们这种新锐家族,同时也大有助益的老贵族,戈林·艾斯特一点也不想失去这样的合作伙伴。

  电话接通,礼貌地互相问好之后,戈林·艾斯特切入了正题。

  “您有听到什么风声吗?关于海因里希家族的。”

  那边的西维亚也知道戈林·艾斯特话里的意思,没什么迟疑就给了回答,“暂时没听说有动作。”

  因为海因里希没动作,所以他才那么爽快地说了出来,海因里希不打算为难艾斯特的话,他现在卖个人情,以后也好继续寻求合作,虽然他觉得多半是没有以后了,毕竟伤的是那位。

  “我觉得……也许海因里希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我们多想了?”戈林·艾斯有道。

  “嗯?”

  “几年前关于埃里克·海因里希的传闻你应该也听说过吧?”

  “什么传闻?”

  “关于埃里克·海因里希被逐出家族的传闻。”

  “你也说了,那只是传闻。”西维亚不咸不淡地回道。

  埃里克·海因里希会被逐出家族?简直笑话,那可是把海因里希家族带上历史巅峰的掌权者。

  “现在海因里希的掌权者不就是他的弟弟,这是最好的证明。兄弟相争,在我们这些家族中,不是最常见的事吗?”

  确实常见,只是海因里希家族有点特立独行,那两兄弟关系好着呢!

  西维亚觉得跟艾斯特那位根本说不通,不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跟他争论,转而问道:“艾斯特先生,你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电话那端的戈林·艾斯特皱起眉头,随后说出自己这次联系对方的最终目的:“我希望我们能够继续合作。”

  “你这是在为难我,艾斯特先生。”

  “看来西维亚先生是不愿意改变主意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