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25章

+A -A

李嘉薪的意见自然是无效的,除了乖乖开车去元泰小区,他并没有其他多余的选择。

  到了元泰小区,安夏本来打算一个人上把行李拿下来,但是司景衍非要跟他一起上去。在被塞了一大堆歪理之后,安夏终于放弃了对司景衍的劝说,同意司景衍戴上帽子和墨镜,跟着他一起上去。

  李嘉薪没跟着一起上去,被留在车里等人了。安夏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他的东西不多,根本不需要三个人来搬。而且三个人一起行动,目标太大,也容易让司景衍被认出来。李嘉薪是从司景衍出道一直跟着的经纪人,很多人对李嘉薪的脸也是不陌生的,而且他们俩可以说的标准配置,走在一起,很容易提高司景衍的辨识度。

  还好今天是工作日,白天小区里人不多,带着司景衍抵达他住的那一层,都没遇上什么人。

  安夏拿钥匙开了门,领着司景衍进屋后,就打算去自己房间拿行李,但还没走到房间门口,就看到隔壁主卧室的门打开了。

36.第三十六章

主卧的房门被打开,站在房间里的赵长青和站在外面的安夏顿时大眼瞪小眼地愣在那里。

  赵长青:“我还以为进贼了。”

  安夏:“你今天不上班?”

  两人同时开口,说完又同时闭嘴看着对方。

  “你们要互相凝视到什么时候?”一旁的司景衍看不下去了,走到两人中间,隔断两人的视线,看向还站在房间门口的赵长青,朝他伸出手微笑道:“你好,你就是赵长青吧?我叫司景衍,来帮安夏搬行李的。”

  “哦,你好。”赵长青伸手跟司景衍握手,“司影帝,我不是安夏那个不认脸的货,我认识你。等会儿可以帮我签个名吗?”

  “没问题。”

  跟司景衍打完招呼,赵长青又看向安夏,“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是今天啊!你记错了吧?”安夏微微蹙眉,盯着赵长青的脸仔细打量了一会儿,“你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病了?”

  “感冒,所以今天才请假在家休息。”赵长青说着越过安夏朝着厨房走去,“我去泡茶。”

  “我去泡吧。”安夏拉住赵长青,把人推到客厅沙发上,“你坐着吧。”

  安夏进了厨房,客厅里就剩下赵长青和司景衍两人,赵长青坐着,司景衍站着。

  “坐啊,别站着。”

  赵长青招呼司景衍坐下后,一时间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对司景衍的熟悉仅限于他的脸,其他还真的一点都不了解。毕竟他们在现实中从来没有过直接交集,而他也不是司景衍的粉丝,除了看过他演的电影电视剧,就再没了解过其他的。而且,这位司影帝虽然笑容和善无害,但却让他感觉有种莫名的压迫感。

  幸好安夏只是去厨房泡壶茶,没多久就从厨房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安夏一出来,他从司景衍身上感受到的压迫感骤然消弭无踪。琢磨了一会儿关于压迫感到底是不是错觉之后,赵长青觉得自己原本就因为感冒有些晕乎乎脑袋,似乎变得更晕了,索性也就不为难自己,放空了脑子,什么也不想了。

  司景衍喝了一口茶,侧眸看向一旁的安夏,他站在那里,没有要回房间拿行李的意思,看着自己眼中带着些许迟疑。司景衍垂眸,敛去眼中的暗光,看来今天是带不走安夏了。

  “阿——嚏!”赵长青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站起来,“突然感觉有点冷,我回房加件衣服,你们随意,不用管我。”

  “长青,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陪你去。”安夏开口道。

  “不用不用,又没发烧,只是有点头晕咳嗽而已,已经吃了药,过两天就好了。”赵长青摆了摆手,转身进了自己房间。

  “司景衍……”

  “你留下照顾他吧。”司景衍起身,打断安夏的话,“我过两天再过来接你。”

  ……

  李嘉薪把车子停在小区大门的附近,坐在驾驶座上一边等,一边估摸了一下司景衍他们大概什么时候下来。他估摸的时间还算准确,没等多久,就看到了司景衍从对面那栋楼的楼道口出来了,但只看到司景衍一人,却没有看到一起上去的安夏的身影。

  ——这是怎么情况?难道吵架了?然后安夏反悔搬去跟司景衍住,司景衍一气之下就一个人下来了?

  李嘉薪想完之后,也觉得自己的脑洞开得有些大了。以司景衍和安夏现在的关系,两人怎么也不可能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引发吵架这样的情况,必须得有非常原则性上的冲突才有可能吵起来,而这种冲突,以司景衍的狡猾卑鄙,和安夏的温厚负责,发生的几率那是极低的——司景衍无理取闹的可能会有,但以安夏那性子,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根本不会跟司景衍吵架。

  司景衍上了车,依旧按照他的习惯坐在后面。李嘉薪通过后视镜,观察司景衍的神情。看起来心情确实不太好,但并不像是跟谁吵过架的模样。

  “安夏……他人呢?”李嘉薪试探着问道。

  “他的发小感冒了,他要留下照顾人,这两天暂时不搬过去。”司景衍看着窗外,淡淡地回道。

  难怪是这种不爽之中带着无可奈何的表情,对方是安夏的发小,想争宠完全没胜算。

  李嘉薪收回视线,看着前方,“我们现在去舒怀吗?”

  司景衍:“跟你一起去吃西餐?呵……”

  李嘉薪:“……”行行行,我没资格跟您共进午餐,有必要嘲讽得那么明显吗?

  “回去帮我叫份外卖,帮安夏也叫一份。”

  “我的午饭呢?”

  “舒怀的预约不是还有效吗?你可以过去吃。”

  李嘉薪:“……”

  把司景衍送回住处后,李嘉薪便忠实地执行了老板发布的任务,帮司景衍和安夏叫了外卖之后,自己一个人去了舒怀西餐厅吃饭——反正老板给报销,不吃就太浪费了。

  回到家,先洗了澡,吃了午饭,又跟安夏用短信聊了一会儿,准备回房补眠,就接到一个视频电话。

  来电显示是——斯帕克。

  司景衍拿着手机走进房间,接了电话,随手把手机搁在桌子上的手机架上,又顺手拿了旁边这几天收到的剧本,然后拉开椅子坐下,开始翻剧本。

  开着视频通话的手机屏幕上,是一个跟司景衍有着同样墨蓝色双眸,容貌又极为相似的青年男子,不过他是一头的金发,而且看起来要比司景衍年轻些许。对方看着司景衍这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之后,最后摆出了一个无视他低头看剧本的姿势,沉默了半晌才终于组织好了语言开口说话。

  “哥,你这样我们还能好好聊天吗?”电话里的青年开口,用的是f国的语言。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