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23章

+A -A

台节目,没有集体行动,都是参与者自己直接过去电视台的。

  安夏在认真地看李嘉薪给他的工作文件,司景衍这一次没有做出打断他工作的举动,而是单手撑着下颚,安静地看着安夏的侧脸,嘴角不自觉地微微扬起。只有他们两个人,不需要特意做些什么去引起安夏的注意,安夏也不会把注意力转到其他人身上。

  嗯,李嘉薪不在真好。

  “李哥是有事吗?为什么没有跟着一起来?”虽然司景衍的眼神没有露出什么不该流露的情感,但一直被盯着看,时间长了还是让安夏感觉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出声找话说。

  “嗯,他在s市有事要忙。”李嘉薪此刻应该是在忙着帮他整理家里家具的摆放,以及从司楷那里把他准备给他大姐的生日礼物抢过来。不过这些就不需要详细告诉安夏了,他只要等到他们从b市回去后,迎接他给他准备的惊喜就可以了。

第33章

  这次B市之行,李嘉薪没有随行,《十月歌声》节目组在最初依旧给司景衍订了两间房,毕竟司景衍影帝的身份摆在那里,不可能在招待上有所轻慢。不过,司景衍在知道后,给他们打了电话,撤掉了一间房,改成了一间双床房,所以这次来B市,安夏是跟司景衍住一间的。

  安夏在前台只拿到一张房卡的时候,是有些意外的,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理的。他是个男人,就算跟司景衍住一间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安夏才当了司景衍两个月的助理,对娱乐圈尚且处于“涉世未深”的状态,根本不知道圈内弯弯道道的各种规则,所以,对节目组只给安排了一个房间,完全没多想。

  司景衍看着安夏提着行李,毫无防备地走进房间,不由地松了口气,庆幸自己的小动作没被发现。他明明无数地在心里警告自己要不动声色,不能急躁不能冒进,但是在面对安夏的时候,那些提前做过的自我警告瞬间溃不成军,满脑子只想着尽可能地接近他,讨好他。

  ——简直……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人。

  司景衍不由自嘲地苦笑,虽然做过自己为此失控的心理准备,但他依旧还是小看了这份感情对自己的影响力。

  “怎么了?”安夏刚把自带的日用品拿出来摆好,回头就看到了司景衍那还未来得及隐去的苦笑。

  “肚子饿了而已。”司景衍走到自己那张床上坐下,一手支在自己腿上托着自己的脸颊,看着安夏把行李箱中他下午录节目需要穿的衣服理出来。

  “再等一下!我把衣服挂出来,我们就去午饭。”

  以前李嘉薪陪他出来工作,私人物品他都是自己整理的,他不喜欢别人进入自己的私人领域,同样也不喜欢别人碰他的私人物品。不过,让安夏帮他打理私人物品他却并不反感,相反有种隐秘的愉悦感,因为这样看起来他们之间似乎非常得亲密。

  司景衍在庆幸安夏没看出他的小动作的同时,也感觉到了失落。安夏对两人一间房浑不在意,这说明了他对自己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意识和想法。所谓的亲密感,也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臆想而已。

  看着安夏不怎么熟练地整理着他的衣物,司影帝感觉自己如同一个少女一般深深地忧郁了起来。

  安夏理好东西后,跟司景衍出去吃了午饭,然后回酒店换了衣服,正好差不多过去电视台。

  上次因为李嘉薪在,为了行动上的便利,也就没让节目组安排车子来接。这次李嘉薪没来,司景衍也不想让安夏准备车子到处跑,便直接让节目组派了车子来酒店接他们去电视台。

  这一期是《十月歌声》的决赛期,除了司景衍和原先那些专业评审嘉宾外,另外增加了三名从网友之后抽选的群众嘉宾。往年没有这种安排,今年是受司景衍上期说的那句“任何人都具有品鉴音乐的资格”启发,首次在决赛邀请了群众嘉宾。虽然《十月歌声》的官方给的是这个说法,不过安夏觉得,其实重点应该在司景衍还有一句话上——“买唱片的大部分人都是不具有专业知识的”,完全是为了商业利益开始跟普通人套近乎,才走的亲民路线的。

  最后一期,剩下的参赛歌手还有两位,其中一位毫无意外的是上期录节目的时候,对司景衍发难的那位不羁青年楚遇。

  这楚遇在上一期《十月歌声》播出后,在网上可以说是遭到了司景衍粉丝的围攻,虽然也有一部分楚遇的粉丝坚持他们家楚歌神只是直白地发问而已,努力奋起为他反驳,然而他粉丝的数量跟司景衍比起来又实在是太少太少,粉丝的路数也过于新嫩,完全不是司景衍粉丝军团的对手。双方还未撕出火花,一方已经彻底偃旗息鼓了。

  发生了这种事,一般人短期内在私下就该避着司景衍走了,毕竟尴尬不说,而且作为自己挑的事结果自家粉丝惨败的一方。但是,这楚遇可能真的不是一般,司景衍刚到电视台节目组,他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看着人气势汹汹地快步走来,安夏对这人的服装风格感觉略眼熟,但认脸就抓瞎了,没认出人的安夏不确定要不要帮司景衍挡下了。不过,当那人一开口,安夏立马毫无犹豫地挡在了司景衍面前。

  “你是谁?让开!”楚遇比安夏略高一点,被安夏一挡,垂眸傲慢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伸手便要推开他。

  司景衍眼疾手快地一手挡住楚遇伸向安夏的那只后,一手抓住安夏的胳膊,把人拉到自己身后,随后微笑着望着楚遇:“找我有事?”

  “听说是你向JK推荐了我?”楚遇双手插|在兜里,直直地盯着司景衍。

  “没错,是我。”司景衍面上笑容不变,和善地回望楚遇。

  “你什么意思?忘了之前我在拍摄的时候对你发难的事了吗?”

  “自然没忘。”

  “那你是想让我进JK之后,在公司彻底打压我吗?”

  “怎么会?你进了JK就是我的后辈,我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后辈做出这样的事?”当然,如果楚遇没进JK,情况就不一样了。选择了其他还好,选择了MD的话,楚遇对他发难这件事不但会成打压他的理由,也会成为打压他的利器。而这利器就算他不用,赵禹非赵总可不会放过。不过对司景衍来说,想要报复其实跟楚遇的选择关系并不大,“我跟JK推荐你,只是因为你唱歌唱得确实很好,在娱乐圈很有前途而已。”

  “只是因为这样?”楚遇露出意外的表情。

  “仅此而已。”司景衍笑着说道。

  “不过就算你会打压我也还是会去JK的。”楚遇微微扬下巴,“我进娱乐圈的目标就是打败你,成为人气最高的明星。之前本来考虑了去MD,毕竟作为JK的对头公司,在MD跟你竞争人气再合适不过了。不过现在去JK会面临你随时的打压,我觉得还是JK更有趣了,我一向喜欢挑战高难度的事情。”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