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21章

+A -A

领地意识强烈的男人,居然会邀请自己的助理跟一起住,怎么想都感觉不可思议,也不怪李嘉薪想要一探究竟。

  可惜,司景衍并没有要为李大经纪人一解困惑的意思,他对着李嘉薪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只是为了工作方便而已。”

  李嘉薪:我信你才怪!

第30章

  在明了自己对安夏的心意后,司景衍自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在家里坐等着哪一天安夏自己突然大彻大悟地对自己投怀送抱。如果他真的选择这种痴人说梦的做法,怕是最后等来的只是哪天安夏要跟某个女人结婚的请柬,甚至可能请柬都收不到,直到他结婚很久后,自己才从别人口中听说他结婚消息的悲剧。

  司景衍当然不是这种坐以待毙的人,或许应该说他本身就是属于那种主动进攻型。虽然在他的在预定的计划中,很多次地强调不能过于着急,不能吓到安夏,必须小心谨慎,可是他果然还不是容忍安夏跟其他男人住在一起。虽然那个男人是安夏的发小,虽然那个男人多半是喜欢女人的……最重要的是安夏选择了回去跟那个男人一起吃饭,而不是跟自己一起!不管怎样,司景衍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在送安夏回去的路上,对他进行了搬来跟自己的一起住的诱劝。

  ——小心谨慎不能吓到安夏很重要,但见缝插针地为最终的目标不懈努力也是很重要的。

  不能不说司景衍的努力是有成效的,至少安夏回到家之后,到赵长青端把菜端出来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在认真考虑自己要不要搬出去的事。

  “在想什么呢?一直盯着这盘青菜发呆。”赵长青坐在安夏对面,安夏一直盯着饭桌上的那盘青菜,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自然很快被赵长青收入眼底。

  安夏给自己夹了一筷子青菜,抬眸把视线转到赵长青身上,他不盯着青菜盘子看,改盯着赵长青看了。

  “干什么?干什么?有话就直说!别那么盯着我看,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要集体起来敬礼了!”赵长青说着搓了搓胳膊,做出一副恶寒的表情。

  “我想知道……”

  “什么?”

  “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怎么了?”

  安夏幽幽地叹了口气,“你怎么还不找女朋友,你都26岁了,过了年马上就27岁了。”

  赵长青嘴角一抽,“你是不是在B市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妈还没急我找对象的事,你倒是先急上了。”

  “长青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要抓紧啊!”安夏又是幽幽一叹。

  “安夏!你再作妖,小心我打你了啊!”赵长青挑着眼角警告道。

  安夏:“我会给阿姨打电话,告诉她你欺负我的!”

  赵长青:“……”

  吃完午饭,赵长青去厨房洗了碗,顺手泡了壶茶端出来放在茶几上。他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给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安夏倒了一杯,搁在他能伸手拿到的地方。然后抱着自己的那杯茶,在安夏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微微扬起下巴,看向安夏。

  “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安夏刚伸出手,把赵长青给他搁茶几上的茶杯抱在手中,便听到赵长青开口问他。

  “啊?什么?”安夏侧头,不明所以地看向赵长青。

  “刚才吃饭的时候为什么突然问起我有没有女朋友?”

  “我只是好奇。”安夏在茶杯口小口吹着,眼神却没敢往赵长青身上飘。

  “少来!你压根就没那个八卦神经!”赵长青调整了一下坐姿,摆出大哥的架势继续道,“我跟你认识多少年了,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一有什么事,说话就跟拐盘山公路的弯道似的九曲十八弯,打死不直说,从小就有这怪毛病。我知道你是不想让身边的担忧困扰,但是别总一个人在那里死闷着,有时候说出来跟人讨论一下,也许能够更快地解决问题。”

  安夏垂眸盯着茶杯内还在冒着热气的茶水,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

  赵长青顿时觉得有戏,这次应该能问出真正的原因。

  “既然问到我有没有女朋友,也就是说你困扰的事跟我有关对吧?”赵长青身子往前倾了倾,保持着不疾不徐地语调,“那你不觉得直接问一下我的意见会比较好吗?”

  安夏终于侧头看向赵长青,迟疑了一会儿,把司景衍跟他说的那些话复述了一遍,最后说道:“我觉得我跟你一起住,似乎妨碍到你找女朋友了,所以在想要不要搬出去。”

  赵长青嘴角抽了抽,“就这事也值得你吞吞吐吐地纠结老半天?我有没有女朋友,和你跟不跟我一起住没有关系的好么?”

  安夏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托腮看赵长青,“但是你那么贤惠,却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我觉得这不科学啊!”

  “喂喂!什么贤惠?会不会用词啊?”赵长青翻了个白眼,随意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过……我也觉得我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有些不科学。”

  安夏眨了眨眼睛,“那搬出去,给你留出找女朋友的私人空间?”

  “你搬出去了我也还是得找合租的人,这个你刚来的时候我不是就说过了吗?”这个时候赵长青也悟出安夏犹豫纠结的点了,“你放心,万一哪天我有女朋友了,我肯定会第一时间把你赶出去。你跟我未来媳妇比,根本没有一点分量,不用担心我到时会不会为难,因为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为难。”

  赵长青顿了顿,又继续道:“不过,你如果真的工作需要,单纯为了工作方便想要搬出去住,那我不反对。”

  “嗯,那我再想想。”安夏点头道。

  其实如果单纯考虑工作方便的话,搬去跟司景衍一起住,本来是不需要考虑太多的问题。但自从在弗兰音乐学院见到了司景衍跟平时截然不同的一面,虽然事后他本人解释只是因为太生气了,但是安夏在面对司景衍的时候还是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危机感。不是害怕见到司景衍那所谓“生气”的一面,而是另外一种说不上来的危机感,一种直觉性的。

  “说起来,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突然跑来S市的?”赵长青装作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安夏,“有什么困扰的地方,可以跟我商量一下。”

  那边刚刚还在自己思绪中的安夏回过神,“我是来体验人生的啊!我不是来的时候就告诉你吗?”

  赵长青:“……”

  啧!还是没能把话套出来,还以为今天能顺势把安夏来S市的原因问出来呢!

  赵长青把茶杯放在茶几上,起身去自己卧室拿了外套,跟安夏说了一声,便出门了,他今天下午约了客户谈项目。

  司景衍给安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