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20章

+A -A

吓到。”安夏摇了摇头,他确实不是被吓到了,他胆子还没那么小。

  “那是怎么了?回来的路上你都不愿意跟我说话。”

  “明明是你不跟我说话!”对司景衍这倒打一耙的行为,安夏下意识地反驳道。

  安夏这下意识的反驳,似乎取悦了对面的司景衍,让他脸上的笑容明显真实了几分,“我不说话,你就不能主动跟我说话吗?你这助理当得也太不贴心了。之前在《风城》剧组的时候,还说要跟赵婉仪的助理学习,这才离开那剧组多久,你就开始懈怠了?”

  安夏瞪着双眼,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司景衍,“所以说……你特地把李哥赶出去,就是为了跟我说,我这个助理当得太懈怠了?”

  “咳!”司景衍干咳了一声,道:“不好意思,说得太顺口,跑题了。”

  安夏:“……”

  见安夏面部表情不再那么僵硬了,司景衍这才正式进入话题,“我是想告诉你,你不用在意我对朱莉·西维亚的态度。我不会那样对你,所以……你不用怕。”

  “我没有怕。”安夏再次摇头否认,稍稍迟疑了一下,才继续道,“我只是觉得那样的你让我有些陌生,然后……有些无措了。我以为自己是了解你的,不能说是全部,但也不少。但……之后,这样的认知似乎是我自以为是了,觉得有些失落罢了。”

  “安夏,朱莉·西维亚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让我很生气,你不能要求我生气发火的时候还跟平时一样和蔼可亲吧?”司景衍认真道,“但是,我保证不会那么对你。”

  “这个没法保证吧?”

  “我保证。”司景衍看着安夏的双眼,再次认真地说了一遍。

  “好吧。”虽然对司景衍的保证安夏并不相信,生气这是一种情绪,这本身就不是一件能够控制的事。不过,对于司景衍那时冷酷的模样,只是因为他处于生气的状态,这个解释安夏是接受了。想想可能确实是他想太多了,每个人在不同的情绪状态,都会有跟平时不一样的一面,就想司景衍说的,不能要求一个愤怒中的人跟平时那般和蔼可亲。

  司景衍从进屋开始,一直绷紧的神经,现在算是彻底松懈了下来,他看着安夏,眼角带出真实的笑意,“还有……你要是想要了解我,想要知道什么,都可以直接来问我。只要是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很诚实地回答你。”

  “当真?”安夏半信半疑地问道。

  “当真。”

  “那你跟那位朱莉·西维亚小姐的婚事,你父亲真的没有默许吗?”

  “没有。”

  “哦。”安夏点了点头,便从椅子起身站了起来。

  “你做什么去?”司景衍仰头看安夏。

  “给李哥开门去啊!天色不早了,该洗洗睡了。”

  “……你没有其他想问我的了吗?”比如他的家世背景什么的……

  听安夏问他跟朱莉·西维亚之间的婚事,他便知道安夏当时是听懂了他跟朱莉·西维亚之间的对话,他们的对话里也提到了各自的家族,按理说怎么样也该问问的,但安夏却是完全没有问下去的打算。

  “你跟朱莉小姐的婚事是我觉得你当时的回答可能是只是骗她的,一直想着确认一下。现在确认完了,我暂时想不到其他的问题了。”安夏说着,人已经走到了房间的玄关处,打开了房门。

  李嘉薪站在门外,看着终于椅子上起身,朝玄关走来的司景衍,抬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说道:“我还以为我今晚要睡酒店走廊了。”

  “你喜欢的话,我支持你睡走廊。”司景衍从房间走出来,侧头对李嘉薪微笑道。

  “谢谢,我不喜欢。”

  “那真遗憾。”司景衍说得情真意切。

  李嘉薪飞快地闪身进了房间,房门半关,躲在门背后,看着门外似乎很希望他能睡走廊的司景衍,警惕地问道:“司影帝,请问你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司景衍没有理会李嘉薪,微微抬眸看向他身后的安夏,勾唇道:“晚安。”

  “晚安。”

  收到安夏的回应后,司景衍便转身回了隔壁自己的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司景衍站在房间的落地窗边,望着远处车道上穿梭的车辆,车灯和路灯的光亮交织在一起,勾勒去一副璀璨中带着朦胧的画面。这让司景衍不禁又想到了今晚舞台上的安夏,那时对安夏生起的独占欲还犹在体内奔腾,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对这种几近失控的独占欲司景衍是陌生的,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喜欢安夏,是那种名为爱慕的喜欢。这种感情不是今天才突然产生的,之前只是朦胧地意识到自己对安夏的感情有些不寻常,可他从来没有对谁产生过这样的感情,而且安夏还是同性,他也就一直没往那个方向想。直到今天,那一直被他深藏的东西,终于被诱发暴|动,他才骤然明白了自己对安夏抱有的到底是什么感情。

  司景衍从来不是一个受常理束缚的人,所以对于彻底认清了这份感情后,他没有抵抗,他瞬间接受了。他自己接受得很顺利,但是安夏接受他这份感情,却是注定不可能顺利了。

  在轮到安夏接不接受他这个问题之前,还有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安夏不是同性恋,甚至对同性恋还有些排斥。

29.第二十九章

司景衍可没有忘记,在安夏刚成为他的助理之时,那叫做刘益的二线艺人,捕风捉影地捏造出他跟安夏的绯闻。当时的安夏,明显对那绯闻内容表现出异样的抵触情绪。那抵触的情绪针对的不是被事实被捏造扭曲,而是因为绯闻对象是同性这件事。

  不过,安夏看上去并不像是那种接受能力很弱的人,他对同性绯闻那么反感,能猜测的原因大概有两个。一是他本身就是非常坚定的异性恋,二是可能以前发生过什么让他对同性间恋爱关系反感的事。司景衍不能确定安夏属于哪一种情况,但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想要追求安夏,都不能用过于直白激烈的手段,否则只会引起对方更加剧烈的抗拒而已。

  司景衍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在床边坐下,看着杯中晃动的水波微微眯起双眼。还有是关于自己的家世,刚才他原本是想要告诉安夏的,不过他对这事完全没有兴趣,最终让他没能说出口。不过,现在想想,没能说出口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毕竟,现在他跟安夏的关系还没密切到任何因素都无法撼动。

  这并不是他认为安夏是一个看重身份地位的势利之人,若是如此他或许还能松口气,直接拿出自己家世背景把人拿下就好了。安夏显然不是这种人,但他还是怕说出来吓到安夏,或者从中产生什么不可控制的变故。所以,没说出口也许是一件好事。当然,如果有一天安夏亲口问了,那他必然不会隐瞒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