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9章

+A -A

片漆黑,但至少有人一眼看过来多半是认不出人的。

  有人认不出,但不代表追着司景衍跑过来的朱莉·西维亚认不出。司景衍才刚给安夏发完短信,就看到从演奏厅正门跑出来的朱莉·西维亚。

  司景衍看着朝他跑来的朱莉·西维亚,微微眯起双眼,对身旁的李嘉薪说道:“你在这里等安夏。”

  李嘉薪侧头看他,“你呢?”

  “我去跟那位朱莉·西维亚小姐好好聊聊。”

27.第二十七章

司景衍带着朱莉·西维亚走到演奏厅的侧门前的小道。这条小道的前面堆了盆栽,那是这次庆典用过,还未来得及整理,临时堆在那里的,不用担心有人往这边小道上。不过,这边的小道平时原本就没什么人会走,特别还是在晚上这个时间,背阴的小道,被白色的路灯光照得尤为阴森的。

  这并不是一个适合聊天的地点,不过司景衍却很满意,因为他也不是真的要跟这位西维亚家的小姐聊天。

  司景衍站在小道的入口处,居高临下地看着被他堵在里边的朱莉·西维亚。

  安夏接到司景衍告知他要提前离开的短信后,便去跟他的学姐打声招呼,就准备离开。

  “这么早就要走?”安夏的学姐显然很不舍。

  “嗯,司景衍他们要走了,我得跟他们一起。”安夏说道,“而且司景衍是明星,刚才观众席上就有人认出他,不过碍于演出快开始了才没动作,等到散场怕是会被围堵的吧。”

  “也对,我差点忘了那位可是影帝。”安夏的学姐点了点头,随后笑道,“等到散场的话,不止司影帝会有麻烦,你大概也会有麻烦了。”

  “嗯,到时我肯定拦不住他的狂热的粉丝。”安夏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同时心有余悸地想起之前陪司景衍去t市,在机场那黑压压的粉丝接机场面,当时是那么多保安和保镖在场,才勉强控制住场面的,他可不想在这种没有保安和保镖部队的情况下遭遇那种场面,

  听安夏那么说,安夏的学姐忍不住地无奈扶额,她说的可不是安夏想的这个意思。她话里的意思其实跟司景衍决定提前离开的理由一样,是担心安夏被围堵。安夏虽然是弗兰音乐学院毕业的学生,但他四年来除了新生的时候参与过音乐庆典,之后的庆典上就再没见过他的身影,他的校园生活其实过得有些超然世外,知道庆典会有校外一些企业家来选人才,却不知道被他们缠上会有多叫人头疼。

  不过,看着安夏一副完全没意识到她真正担心的事,她也不准备细说,反正安夏都毕业了,等他下次回到学校也不知道会是哪年哪月呢?那些人要找安夏可不容易了,况且安夏是准备出国的……

  思绪转到这里,安夏的学姐突然想起来,安夏似乎跟她提过毕业后就会去f国的?那他现在是什么情况?还跟在司景衍身边?

  “你不是说过毕业后就出国的吗?那你现在跟在司景衍身边做什么?”

  “我现在在给司景衍当助理……”安夏回答道。

  安夏的学姐:“……”这是什么情况?

  “至于去f国的事……中途出了点问题,暂时就不去了。”

  “出了什么事?”安夏的学姐随口便问了出来,不过见安夏露出为难的表情,很快又说道,“出国的事你自己把握,我就不帮你操心了。至于当司景衍助理这事,原因我也不问了,你自己多注意点,毕竟娱乐圈挺乱的。”

  安夏:“为什么当司景衍助理这事可以说的,我只是在打工而已。”

  安夏的学姐:“……”你也可以不说的!谢谢!听了只会让我想产生想打你的欲|望而已!

  “不说了,我带你出去,司影帝也该等急了。”安夏的学姐说着拉着安夏往舞台后面的通道走去。

  “嗯?怎么往这边走?”安夏对自己母校的演奏厅还是挺熟悉的,他学姐带他走的是从侧门出去的近路没错,不过这条路安全门平时都锁着的,所以要从演奏厅出去,还是得走正门。

  “我有安全的的钥匙,为了演出搬运器材方便,特意从沈教授那里要来的。”

  安夏的学姐带着安夏一路走到那扇锁着的安全门,拿钥匙开了锁,让安夏过去后,便道:“我就不送你出去了,舞台那边我还得回去盯着。”

  “好,再见,学姐。”

  “再见,我的钢琴小王子。”

  安夏的学姐目送安夏的身影消失在前面过道的转角后,才重新把打开的安全门锁了起来。

  ——再见,我的钢琴小王子。再见,我的初恋。

  过了安全门之后,其实就离侧面出口不远了,安夏走了不到五分钟,便看到了侧门。正要伸手打开那侧门,便听到门外传来朱莉·西维亚的声音,她语调是急促的,显得情绪极为激动。

  “我喜欢你,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不远千里地跑到华国来,就是为了跟你订婚!我们的婚约,我父亲同意了,您的父亲也是默认的!”

  她说的并不是属于华国的语言,而是属于f国。不过安夏本来是毕业后就去f国进修的打算,f国的语言和文化他是很早就开始学习了,所以朱莉·西维亚的话,他完全没有障碍地听懂了,外面显然是在上演一幕爱恨纠葛的戏码。

  安夏放在门把手的手,顿时觉得收回来也不是,开门也不是。后面的安全门已经锁了,不开门出去就只能站在这里听人墙角,虽然不是他愿意的,但怎么想也都觉得不妥当。开门出去,他没听懂朱莉刚才的话也就算了,但他偏偏听懂了,这出去面对当事人,而且还是有过冲突的当事人,也未免太尴尬了。

  他倒是可以装作没听懂,可他对自己的演技那是一点信心都没有的。或者他可以退回走廊深处,远离这侧门的地方避一避,可是——大半夜的,一个人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安夏还没想象完就开始摇头否定了,他为什么要做那么奇怪的事,而且一个人站在静悄悄的封闭走廊里,想想就觉得瘆的慌。

  就在安夏纠结得快挠门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低沉的男音——

  “所以我让你回去告诉你的父亲,会错意可以,但是——不要故意地去会错意。惹我生气的后果,我想,你跟你的父亲,都应该清楚才对。”

  站在侧门后面的安夏愣在那里,有些茫然地看着纹路精致的门板。那低沉的男音,他再熟悉不过,是属于司景衍的声音。

  说实话,知道朱莉·西维亚表白,甚至提到订婚的人是司景衍,安夏并没有多么惊讶,之前在观众席他就见过这两人说话的样子,显然是认识很久了,朱莉·西维亚对司景衍的爱慕,在那时他多少也能观察出一点端倪,真正让安夏觉得惊讶诧异到有些茫然的,是司景衍语调中带出的那种冰冷危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