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8章

+A -A

很快转到了安夏这边,这让朱莉不得不终止跟司景衍的交流,这让她很恼火。但这火显然是不能对着司景衍发的,自然只能冲着罪魁祸首去了。

  “虽然演出还未开场,不过在演奏厅大呼小叫确实不合适,这是我不对。但是——”安夏的学姐仰起头,视线对上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看着她的朱莉,“你今晚是有演出的,现在应该是后台准备时间了,你又怎么跑到观众席来了?”

  “只有缺乏天赋的人才总是在做准备,但是他们最终也只能落为拥有天赋者的陪衬。”朱莉倨傲地笑着,“都说华国的弗兰是孕育音乐巨星的摇篮,现在我觉得似乎是外界评价过高了。这里有的只不过都是一些明明资质不够,却非要痛苦地给自己贴上努力标签人,就为了假装自己很有才华的人,但这些所谓的才华,在高天赋者的面前,最终都只有凋零的份。你也跟他们一样,留校考研?当助教继续在这里学习?你以为这样就能真抓住什么吗?”

  安夏的学姐抿着嘴,死死地瞪着朱莉。

  安夏上前一步,挡在他学姐前面,看向站在过道台阶上的朱莉,“你说得不对。”

  “哪里不对?”

  “应该是只有努力了才能抓住天赋,假如你不曾努力过,你连抓住天赋的机会都没有。每个人都拥有天赋,只是大家拥有的不一样,找到属于自己那份天赋花费的时间也不一样。你不能因为自己比别人先一步找到天赋,就去否定别人寻找的过程。”

  “每个人都有天赋?”朱莉笑得轻柔,眼中却是刺人的讥嘲,“那……你能证明给我看吗?这个学校里真的存在有天赋的人。”

  “安夏夏,上!”安夏刚要开口,却被他学姐一巴掌拍在后背,“让她看看,什么叫有天赋的人!”

  “咳咳!学姐……”

  “你么?”朱莉挑剔地打量着安夏。

  “就是他!你的学长。”说完,安夏的学姐又扭头对安夏说,“迎新音乐庆典本就是辞旧迎新的,上一届你本该作为代表上台的,但是你跑了,这一次就当补上。放心,加一个节目的事情,我去说一声就可以了,不用担心。”

  安夏:“……”

  “我在台上等你。”朱莉最后看了一眼安夏,回头跟司景衍打了声招呼,便带着她从头到尾不曾出声的那位女同学离开了。

  “学姐……”等朱莉离开,安夏无奈地喊道。

  “那女人是不是叫人很火?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华国学音乐的都是些资质平庸的货色,上个学居然还带陪读?刚跟着她的那女孩就是她陪读!听说她还是什么贵族出身?啊哈?贵族?逗我玩呢!贵族跑我们这种平民小破庙来干嘛?”

  李嘉薪:“……”她还真的是贵族出身……以及,弗兰音乐学院不是平民小破庙……

  “学姐!”安夏打断他这位被气炸学姐滔滔不绝地吐槽,“我老师不让我进行公开演出的,私下的话就没问……”

  “你刚入学的时候,那场迎新会上明明有过……”前一秒还横眉冷对的学姐,下一秒就变成了楚楚可怜的模样,惨兮兮地望着安夏。

  “好吧,我去。”安夏举手投降。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后台等你,我的钢琴小王子~”楚楚可怜的学姐顿时变得一脸阳光灿烂。

  李嘉薪:“……”安夏的学姐简直就是娱乐圈的优良品种!演员界的优质人才啊!

  目送自家学姐离开,安夏长长地叹了口气,走到司景衍身边,把饮料递给他,“所以说——就是这样,我需要离开一会儿。”

  “钢琴小王子?你是学钢琴的?”司景衍接过安夏递给他的饮料,开口问道。

  “学的是古典音乐,乐器是一部分,钢琴算是在乐器中比较擅长的吧。”

  “朱莉·西维亚也是学钢琴的,而且——”司景衍顿了顿,眼中难得带出几分认真,“她钢琴确实很厉害,所以她敢那么肆无忌惮地贬低别人。”

  “嗯,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听着安夏的回答,李嘉薪一脸惨不忍睹,忍不住开口解释道:“司景衍的意思是,如果没有绝对的信心,还是别上去跟她比了。”

  “可是我已经答应学姐了。”安夏为难。

  “我可以让朱莉·西维亚上不了台。”司景衍拇指在饮料瓶盖上摩挲着,漫不经心地说道。

  安夏摇了摇头,“这种方式改变不了她的想法。当然,我也可能无法使她的想法改变,但是至少的——我想努力一下,这里是我的母校,这里的学生是我的学弟学妹啊!他们可能并不是所有人都在意她的看法,但是——今天我听到了她的看法,那我就必须做点什么。”

  虽然公开演出违反了老师的要求,但安夏觉得,那时就算他提出私下的比赛,那位朱莉·西维亚小姐也未必会接受。这点,在准备上台前,安夏对上朱莉那满是不屑的目光,更进一步确定了她不会接受私下较量的提议,她更喜欢看人在众多观众面前落败的颓靡。

  迎新音乐庆典上半场的个人表演,前面一位小提琴独奏的学生谢幕之后,便轮到了安夏。

  三角钢琴早已在舞台上摆放好了,安静地伫立在柔和的灯光下,就等着奏者来按下琴键,编织乐曲。

  安夏在三角钢琴前坐下,看着面前的黑白琴键,突然有了一种怀念的感觉。

第二十六章

  安夏很小的时候便开始接触音乐,他学过的乐器有很多,有的是因为单纯地喜欢那乐器发出的声音,有的是因为一时来了兴致学的,各种各样的,国内国外的,曾经有一段时间让他的老师约翰特别不高兴,嫌弃他学得太杂。不过,安夏学得虽杂,但相互之间却并不影响,这是他老师约翰最终没有太过约束他学习的热情。

  学过的乐器虽然多,其中最为喜欢的乐器虽然也并不是钢琴,但钢琴绝对是安夏接触最早,进行过最系统专业学习的乐器。

  安夏的母亲是一位高中音乐老师,对着钢琴一直情有独钟。因此,在他还没出生的时候,那时作为摄影师收入还不高的父亲,偷偷攒了很久的钱,终于在安夏出生前,给他的妻子买了一架三角钢琴。所以,安夏出生后听到的第一种乐器的声音是钢琴,第一次亲手让一种乐器发出声音的也是钢琴。

  钢琴,可以说是在安夏出生以来便陪伴着他的一种乐器,那么地熟悉地存在于他的生活中,一种早已习以为常的物件,从来不曾想过,不过时隔两个多月,再次坐在黑白的琴键之前,自己居然会生出这样一种怀念的心情。

  ——钢琴作为乐器虽然不是他最喜欢的,但绝对是他情感寄托最深的物件。

  今晚——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