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7章

+A -A

认自己没有专业的音乐知识,那你又拿什么来评判我们的歌曲?”楚遇一点不知道收敛地继续问。

  “对音乐的欣赏能力并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吧?任何一个人,只要他有一双能够听到声音的耳朵,有正常的思维能力,那他都具有品鉴音乐的资格。”司景衍说着嘴角微微扬起,笑容中带出了一丝调侃的意味,“如果你觉得没有音乐方面专业知识的人没有欣赏音乐的资格,将来你出唱片你的销量就惨了。”

  “为什么?”楚遇不自觉地追问道。

  “因为买你唱片大部分肯定都是不具备音乐专业知识的,你这是要让那些人都别买,因为他们没有欣赏的资格?”

  司景衍不疾不徐地反将一军,不止让楚遇熄了火,连着台上嘉宾脸色都变得尴尬起来了。

  眼看着台上即将陷入僵局,司景衍放松了身体往后靠了靠,话锋又是一转,“当然,专业的音乐鉴赏家提出的评价很重要,我们在场那么多拥有专业知识的老师,你尽管可以向他们请教。至于我这个外行,只能从普通人的角度说说看法。为了你未来唱片的销量,我觉得我的意见也是很宝贵的。”

  在司景衍最后如同玩笑般的强调中,台上的氛围终于缓和过来,拍摄最终没被导演叫停而继续了下去。

  拍摄结束后,有几个嘉宾为自己之前对司景衍的失礼主动跟他道了歉,同时是感谢他在台上给他们留了面子。虽然不是直播,但台下还有那么多工作人员看着,以司景衍在舞台上的那种掌控能力,分分钟能够把他们挤兑得下不来台,那他们下期的《十月歌声》估计都不敢来电视台了。

  跟司景衍道歉的嘉宾有,而坚定保持对司景衍拒绝态度的嘉宾也有,不过司景衍也不在意,正如他说的,每个都要计较的话,他不得累死。

  《十月歌声》的下期拍摄是在下个星期,而司景衍后天还得参加《风城剑影》的宣传活动,所以明天就得回s市。不过在回去之前,司景衍还要去弗兰音乐学院看看,这是来的时候就说好的,去那里看迎新音乐庆典。

  离开电视台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三人便早吃了晚饭,然后直接开车过去弗兰音乐学院。

  三人抵达弗兰音乐学院大门的时候,时间是七点过一点,看了一下学校的宣传栏,正好晚上的节目差不多快开始的时间。

  “演出的地方是在音乐演奏厅……”安夏看着电子告示上显示的地点,微微沉吟。

  “这个地方怎么了?”司景衍凑过来问。

  “你别出来,去那边阴影处躲着,被人看到就不好了。”安夏说着把司景衍推回光线照不到的建筑物阴影中。

  学校毕竟是人群密集的地方,而且还在庆典期间。李嘉薪倒是给司景衍准备了墨镜和口罩的装备,但是大晚上的司景衍不愿意戴墨镜,口罩也被他嫌弃难受,最后只穿了一件带帽兜的风衣。因此李嘉薪和安夏不得不带着司景衍跟做贼一样,偷偷摸摸地挑着人少的地方走。但这是弗兰音乐学院的迎新音乐庆典,哪有什么真正人少的地方,所以只能尽量让司景衍站在阴影里,这样被看到的概率会小很多。

  “李哥,你怎么不拉住他?”把司景衍重新推回阴影后,安夏看向站在一旁的李嘉薪。

  “他人高马大的,我拉不住他啊!”李嘉薪无辜地摊手道。

  安夏:“……”

  “音乐演奏厅这个地方怎么了?你看起来有些为难。”司景衍把刚才问安夏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这个地方的演出,基本每年都是需要买了门票才能进去的,现在这个时间,估计票早没了……”安夏除了当新生的那一年全程参与了迎新音乐庆典,之后的三年基本不怎么参与活动,所以一时间也忘记看演出得买票这件事。

  “找有票的人问问,看他们愿不愿意转卖?”司景衍建议道。

  “不用,我有认识在学生会的学弟,他们有,我跟他们要好了。”

  安夏到一边给人打了电话,他学弟爽快地答应了,让他们直接过去演奏厅等着。

  安夏打完电话回来,隐隐听到司景衍和李嘉薪在说楚遇什么,不过没来得及问,就被司景衍率先问了票的事。于是安夏把学弟的话重复了一边,便带着两人往演奏厅方向去了。

  安夏在学生会的学弟很靠谱,不但带着三人进了演奏厅,还应安夏的要求,给他们找了一个相对不起眼的位置。那位学弟可不是安夏,他一点不脸盲,可以说眼神还相当犀利,一眼就认出了司景衍,然后非常厚脸皮地跟司景衍讨了三份签名。之后那位学弟因为还有事要忙,跟安夏说了一声,便匆匆离开了。

  这个演奏厅是弗兰音乐学院在举办大型庆典活动才会起用的演奏厅,不止因为这是校内占地最大的演奏厅,还因为它的最特别的。这座演奏厅的天穹是可以打开的,可以在露天演奏厅和室内演奏厅之间切换。舞台上方的天穹是特殊玻璃层的设计,白天可以利用阳光进行光线的调节,夜晚月光透过那玻璃层也是极美的画面。

  安夏作为弗兰音乐学院的毕业生,这座演奏厅自然再了解不过,跟司景衍和李嘉薪大致介绍了一下之后,看演出还没开始,便提出去买点饮料回来。现在演奏厅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司景衍不方便到处走动,便让李嘉薪跟着安夏一起去。

  演奏厅有提供自动贩卖机,两人挑挑拣拣地买了几瓶饮料,就开始往回走。

  “对了,刚才过来之前,李哥跟司景衍说楚遇什么了?”这时安夏又想起了之前没来得及问的那回事,便开口问了李嘉薪。

  “司景衍让我跟公司说一声,让他们联系楚遇。”

  “联系楚遇做什么?”安夏问。

  “请他去jk当艺人啊!”李嘉薪说道,“这次的《十月歌声》节目组的邀请,司景衍本来是打算推了的,因为两个原因才接下来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过来帮jk物色艺人的。那楚遇长得不错,唱歌更是一流,歌星出道很快就能红。”

  jk相比于md,短板在于一线艺人数量上的短缺,所以jk向来对寻找潜质优异的非常上心。一个娱乐公司,光靠着司景衍一个人撑着是不行的,不管司景衍现在多么如日中天,新人的挖掘和培养是必须的,这道理稍稍懂行点的人都知道,更何况那跟人精一样的赵禹非了。

  “但是他今天在拍摄的时候故意给司景衍难堪,这种人请回去做什么?”安夏皱着眉头不满道。

  这种人就更应该请回去了,在一个公司多方便报复,司景衍选楚遇,说不定就是等着把人弄回去好好报今天的仇,李嘉薪默默地想道。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跟安夏说,不然司景衍就又得扣他工资了,理由是诋毁老板。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