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6章

+A -A

起来对他母校的音乐庆典那么感兴趣?安夏有些疑惑。

  弗兰音乐学院是中外合资的私立大学,在音乐专业领域有着实力雄厚的师资团队,而且时不时还会邀请一些著名的音乐家来学校,当一段时间的客座教授,进行讲座授课。安夏的老师,约翰·伯恩斯也曾经去当过两天的客座教授,虽然时间很短,他老师又总说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去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弗兰音乐学院,在各大音乐学院中,确实拥有请得动世界级音乐家的地位和实力。

  总而言之,弗兰音乐学院可以说是有着国内顶尖水平,甚至放眼全世界也颇有地位的音乐大学。每年的迎新音乐庆典,虽然上台表演的只是学生,但在音乐界却很受瞩目,今日台上还尚显青涩的学生,他日或许就是音乐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当然,就算成为弗兰音乐学院的学生,将来能够踏足世界舞台的人,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小部分而已。因此,关注这场音乐庆典的除了圈内人,还有从事音乐相关行业的各方企业家,这些学生中将来不能成为音乐大家的,对他们来说却是足够优秀可用的人才了。

  以上两种类型的人,一种是身在圈内热爱音乐,另一种则是从事行业本身就是依赖有音乐才华的人来获取利益,所以他们理所当然地关注弗兰音乐学院的迎新音乐庆典。但是,司景衍却是哪种都不属于。他没有从事音乐行业,不需要招收音乐型人才;他虽然身在娱乐圈,但他只演戏不唱歌。若说是个人兴趣,跟司景衍相处那么久,安夏还没发现过他有半点喜欢音乐的迹象。而且,就算司景衍确实喜欢音乐,他也不像是会去学校这种人多口杂的地方,看那有才华但都水平还有限的学生表演的人。看司景衍这模样……不像去听音乐的,更像是去凑热闹的。

  当飞机b市机场降落的时候,安夏最终推论得出司景衍那么想去弗兰音乐学院,可能就是为了凑热闹。作为一个明星,一个影帝级别的大明星,爱凑热闹真是一个糟糕而奇怪的爱好。

  司景衍一行人抵达b市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刚过,安夏和司景衍先去了《十月歌声》节目组安排好的酒店放了行李,李嘉薪去租借车行取了事先联系好的车子,再折回酒店接了司景衍和安夏,一起去电视台见节目组的负责人。

  司景衍是节目组临时请来的评选嘉宾,对《十月歌声》这个节目组并不了解,这一趟除了跟负责人打声招呼,主要还是为了了解一下这档节目。

  《十月歌声》可能是算得上奇特的节目组,他们的节目只在每年十月播放的节目,每周一期,一共四期。不过细想这期节目的背景事件,其实也不能说它奇特。十月这个时季,是众所周知的弗兰音乐学院音乐庆典的时间,吸引了很多音乐界以及相关人物蜂拥b市。节目选在这个时间展开,能够吸引很多歌手踊跃参与,也能够获得不少投资,归根结底还是追求了利益的最大化。娱乐圈接着一点点的噱头,争名夺利的现象,实在可以说是常态了。

  现在已经是十月中旬的时间,也就是说《十月歌声》这档节目已经拍摄完两期了,司景衍只需要参加后面两期即可。

  明天便是第三期的录制时间,剧组提前两天便开始为节目做准备,除了工作人员,参加的选手和评选嘉宾也会提前过来,跟节目组导演进行交流。所以,司景衍在电视台并不意外地遇到了其中两位评选嘉宾。

  两人表面看上去很是客气地跟司景衍打了招呼,但眼神流露出来的情绪,显然对于司景衍成为节目组评选嘉宾是有些意见的。司景衍在娱乐圈确实地位不低,但那是在演戏方面,音乐这块根本就没见过他的影子。因此,虽然司景衍名气大,人气旺,但音乐节目只要打上专业的标志,就绝对是不会去请这位影帝当嘉宾的。《十月歌声》是为了弗兰迎新音乐会而开展的,那自然也是打上了专业的标签,请司景衍当嘉宾,对节目组来说显然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不过,其中的原因,大家私底下也听说了,这是节目组一个来头不小的投资方提出的要求。所以这两位评选嘉宾尽管不满,觉得跟一个外行同台当评审,是对自己专业的侮辱,但也不会摆明了态度提出反对。

  从电视台出来,坐上李嘉薪租来的车子,安夏的眉头就一直微微皱着。

  “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等李嘉薪发动了车子,司景衍便侧头看着跟他一起坐在后车座的安夏,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

  “刚才那两个节目组的评选嘉宾,他们看你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

  “哦?他们用什么眼神看我了?”司景衍单手支在车窗边上,手掌托着自己的脸颊,笑着问道。

  “感觉他们……不太欢迎你进节目组……”安夏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自从当了司景衍的助理之后,他见到的多是对他的尊敬,这还是第一次遇见对他反感的。安夏当司景衍的助理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已经习惯了跟他站在一个阵线看问题,那两个嘉宾对司景衍的反感,自然不可避免地让他觉得不那么舒服了。

  “有吗?”司景衍依旧笑着,他的样子不像是没看出那两位嘉宾眼神的含义,更像是根本不在意。

  “你不在意吗?”安夏顺着自己的想法,张嘴便问了出来。

  “有些人喜欢我,有些人不喜欢我,这不是很正常的吗?一个一个计较过去,我不得累死。”

  安夏一愣,这么一想也是,让所有人喜欢司景衍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这是很正常的事,只要有点理性的人都明白。只是明白归明白,情绪和理性从来不是一回事。简单点说,就是道理我都懂,但就是不高兴。

  “你这个样子倒是有点像我的小粉丝的感觉。”司景衍不喜欢看到安夏不高兴的模样,不过他现在生闷气的样子,他倒是觉得非常得赏心悦目。

  “谢谢,我不认脸,所以不追星。”安夏白了一眼擅自把他定义为自己小粉丝的司景衍,对司景衍这副浑不在意的模样感到很不满,觉得自己像皇帝不急太监急里面的那个太监。

  “说起来你不认脸是怎么看出人家不欢迎我的?”司景衍一脸虚心求教的模样。

  “我只是记不住脸,不是看不懂人的表情,察觉不到氛围,我只是脸盲,不是智障!”安夏扭头对司景衍怒目而视,这人哪天能不拿他脸盲说事吗?都一个多月了,这个梗他还没玩腻吗?

  司景衍确实没玩腻,觉得如果对象是安夏,他到玩腻似乎还要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他也不是很明白自己这到底是什么心态,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想,但一直没想明白,最近开始感觉有些焦躁起来,直觉地觉得——假如一直找不到答案,那么或许会错过很重要的东西。

  他很少会有这种焦躁感,即使当年跟家族里那帮人精斗得天昏地暗的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