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5章

+A -A

原因——大概是他从小身边的人都是属于不需要被照顾的类型,第一次遇到这种需要人照顾的,所以忍不住多帮了些忙。

  不过安夏的话没能说完,就被剧组工作人员赶出了片场,他们要开始重拍刚才那一场戏了。

  这一次重拍,经历了昨天高压下的紧张和今天莫名的笑场后,周阳神奇地完全进入了状态。不止上午他要求重拍的茶楼辩驳顺利通过了,下午女主角赵婉仪抵达片场参与拍摄后,周阳的状态一直很好。到了傍晚的时候,王海城一鼓作气把昨晚周阳没过的,拜别老魏王和叶封护太子明舒离开王都的两场一口气都拍了,周阳再没出过状况。他似乎是一旦进入了状态,便不会失去那种状态的类型,虽然前期叫人头疼,但后面的表现却不得不说是让人欣喜的。

  接下去的半个月,《风城》剧组在这个拍摄基地,完成了最初叶封带太子明舒逃离王都,代表翼望山庄的女主周覃以及其他江湖中人城外接应叶封,和最后的太子明舒重回王都。

  这些结束之后,剧组换了拍摄基地,开始拍叶封护着太子逃往翼望山庄所在的风城后,以风城为据点,跟敌军重新拉开战线。叶封对太子难以放下的杀意,却因太子的才能而迟疑。而女主周覃站在太子那一战线,跟叶封的针锋相对以及在侠义上跟叶封的矛盾,以及之后两人情感的变化。

  跟着司景衍在剧组待了半多月,安夏已经彻底习惯了助理的工作。王海城在晚上虽然有时会安排夜拍,但因为时间充裕,并不需要赶戏赶到很晚。早上之前本来需要早起一小时陪周阳排练的,不过自从周阳进入状态后一星期,司景衍就不让他去了。说周阳已经完全不需要陪练来改变状态,安夏想着挺有道理,早上也就没再早起去找周阳。周阳为此失落了好几天,但并没有影响他的拍戏状态。

  陪练是没了,不过早饭周阳会找安夏一起吃。早饭剧组是在下榻的酒店餐厅吃的,只要到拍摄时间不迟到,剧组的人是可以自己安排什么时间吃,周阳和安夏每天都会早一点下去吃。

  这天早上,安夏刚洗漱完,跟李嘉薪打了招呼,下楼和周阳一起吃早饭。安夏刚走出房间没几步,就收到了周阳问他下楼没的信息,安夏拿着手机一边回复一边往前走。刚回复了周阳的信息,他手机又来了一条短信,但是看到短信显示联系人的名字时,安夏顿时愣住了,脚步也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给他发短信的人是他的师兄华德。

  自从华德跟他告白,放弃了跟他老师去f国,匆匆逃到s市后,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那么久华德都没有联系过他,久到他差点忘记了自己出逃到s市的原因。但也只是差点,他并没有遗忘,因为他知道这事不是逃避就能过去的。

  华德对他的感情是认真的,不是玩笑,更不是一时兴起,这些……从他对他告白的那个瞬间,安夏就知道了。所以华德在他逃跑之后,便一直没有联系他,那是在给他足够的考虑时间,因为这是一件需要认真考虑的事情。

  安夏若是接受,那么从此他们便将成为更加亲密的关系,若是不接受——他们……怕是没法继续当一对亲密友好的师兄弟了,这也正是安夏选择逃离的原因。安夏不想失去华德这个师兄,毕竟有那么多年的感情在,但他对华德也并没有那方面的感情,于是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安夏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是华德发给他的短信——最近过得怎么样?

  一句很平常的问候,换作以前,安夏能够想也不想地回华德一大堆的话,但是此刻……这条短信却让他想不到一句合适回复的话语,手指也仿佛失去知觉般地僵在那里。

  “怎么了?一副陷入生死抉择的表情。”

第二十三章

  《风城》剧组订的酒店设施是挺完善的,健身房一类的场所可以说是一应俱全。司景衍每天早上起床便会一个人去健身房,花费的时间不多,也就半小时。毕竟《风城剑影》是一部武侠剧,里面的打戏并不少,期间不可避免地需要重拍好几次。假如在健身房内耗费太多体力的话,就算是司景衍这体力不错的人都会觉得受不了。

  今日一早,司景衍起床后,也跟往常一般一个人去了楼上健身房。健身结束之后,乘电梯下来,准备回房间换身衣服。谁想,刚从电梯间出来,迎面就看到安夏拿着手机站在那里,他垂眸看着屏幕,面上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凝重。

  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不太好的事吧……司景衍那么想着,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他不喜欢安夏这样独自沉陷在自己的思绪中,更不喜欢他露出那种苦闷、为难、沉重的表情。

  “怎么了?一副陷入生死抉择的表情。”司景衍开口的时候,之前脸上那些微的不满已经了无痕迹。

  之前陷在自己思绪中的安夏,显然没有注意到从电梯间出来的司景衍,突然听到声音,惊得他差点扔了手里的手机。等拿稳了差点脱手扔出去的手机,安夏松了口气,抬头看向司景衍。

  “你刚刚说什么?”安夏眼中带着一丝茫然,显然惊慌之下并没有听清司景衍的话。

  “我是说……”司景衍朝着安夏走近几步,在离他一步之遥的位置停下,微微低头望着他,“你这一副处于生死抉择的表情,是出了什么事吗?”

  “啊!不,没什么事……”安夏下意识地避开了司景衍的目光,把手机塞进口袋。

  司景衍却没有把视线从安夏脸上转开,他望着安夏,眼底微微带上了些许灼热感,“如果有什么难处的话,可以跟我说,我会帮你。”

  “谢谢,我真的没事。”安夏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那是他跟他师兄之间的事,他连父母和赵长青都瞒着,又怎么可能让司景衍参合进来?

  “是么……”司景衍眼中的热度褪去,随即笑着说道,“没事就好。有事尽管跟我说,作为老板,我对自己的员工还是挺好的。”

  “好。”安夏点头。

  “你是去周阳一起吃早饭对吧?”

  “嗯,他在餐厅等我。”

  “你去吧,我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正巧有电梯从上面下来,安夏应了一声,便匆匆跑过去上了电梯。

  司景衍目送安夏上了电梯,转身往自己房间走了几步,在走廊的交叉口停下脚步,侧头看向右侧。李嘉薪正背靠着墙壁站着那里,见被司景衍发现,他无辜地举起双手——

  “我这真不是故意偷听的。”他真的只是准备下楼吃早饭,路过那里,恰巧撞上而已!

  “是吗?”司景衍说着抬脚继续往前走,并没有把李嘉薪的解释放在心上。

  李嘉薪从那个转角出来,快走几步追上司景衍,“我觉得你最近有点奇怪。”

  “哪里?”司景衍头也不回地问道。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