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4章

+A -A

方便围观,我捉弄你做什么?”

第二十一章

  “怎么?不相信我的话?”见安夏眼中怀疑依旧,司景衍无奈地摊手道,“周阳状态不好,一直被卡的话,跟他演对手戏的我也是会跟着一起倒霉的啊!”

  “有点道理……”

  “所以还不赶紧去,再过一会儿王导就要开拍了。”

  安夏走出演员们做准备的小偏殿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司景衍。司景衍坐在原来的椅子上没动,见他看来,马上微笑着朝他扬了扬手,然后张嘴说了什么。安夏没听到,但看那口型,说的应该是“加油”。

  “加什么油啊?这不是我加油就能搞定的事吧……”安夏低声说着,转身朝着周阳那边走去。

  司景衍安分地没跟上来,看来是真的准备遵守他的承诺不过来凑热闹。跑去开导陌生人这种事安夏从来没做过,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而且司景衍的话也并不是胡说八道,周阳状态一直不好,确实是拖累了司景衍。作为一个优秀的助理,在帮雇主分忧的事上,自然是义不容辞的!

  安夏走过去的时候,周阳和他的助理自然是看到了,不过他们没想安夏是来找他们的,以为他只是路过,还特地往旁边让了让。所以当见到安夏在他们面前停下脚步的时,两人顿时愣在了那里。

  安夏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一圈,随后盯着司景衍告诉刚才指给他看,长得略高的青年,试探着开口道:“周阳?”

  “啊!我是!”

  对方一出声,安夏便确定了司景衍并没有骗他。虽然拍摄的时候,他作为助理只能待在离拍摄场地较远的休息区,没听到过周阳的声音,但在之前试镜的时候,他却是听过的,所以周阳这一出声,安夏便确认了他的身份。

  不过——这周阳和他的经纪人脸上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惊讶,这个可以理解,他这个跟他们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特地找过来,换他,他也得惊讶一下。但是——这惊恐就怎么也没法理解了,他一没长得青面獠牙,二没气势汹汹目露凶光,绝对是一脸和善双眸纯澈行为友好地过来打招呼的啊!

  “我说,那个……你们在怕什么?”安夏人生第一次说话要去注意控制语气的温柔度,就怕吓到面前两只恍若见了恶狼的小白兔。

  双方对视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周阳的经纪人缓过神来,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安助理,司影帝有什么话……让你带给我们周阳?”那位经纪人先生说完,他面上的惶恐更加明显了。

  “让我带给周阳什么话?”安夏一脸茫然,司景衍有让他带话吗?司景衍只是让他过来开导开导……等等!司景衍让他带话?安夏突然明白了周阳经纪人话里的意思——他只是个小助理没错,但他是挂在司景衍名头下的小助理,在某些时候他是可以代表司景衍的,比如说带话警告某些新人演员……所以说,周阳和他的经纪人完全是把他当成代表司景衍来警告周阳的。

  司景衍虽然平时喜欢找他乐子,但人品还没差到因为新人演员状态不好就派人警告什么的……吧?算了,司景衍的人品不太好做保证,但以他的行事作风,安夏却是可以保证他不会做那么难看的事。而且,这司景衍的性格在外风评一向很好,怎么也不至于让人产生这样的误解吧?

  “那什么,你们误会了,司景衍只是让我过来找周阳聊聊,问问有什么能帮上忙的。”看听了解释后脸色稍稍缓过来的两人,安夏又继续问道,“你们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抱歉抱歉,是我们自己想太多了。因为小周之前在演戏中被人警告过……”

  周阳的经纪人在这里含糊了一下,没仔细说那件事,不过安夏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敢情是之前遇到过产生的惯性思维。

  “我说你们之前没打听过司景衍的为人吗?”

  “拍戏前方哥帮我打听过的,大家都说司影帝人很好,就是他们那么说的时候……表情不是很认真……”周阳抓了抓头,有些尴尬道,“是我不好,没有相信大家的话。”

  “不,这种情况下你还是不要相信的好。”不相信才是对的,相信了那就是智商问题,可严重了!

  看来这周阳平时在公司完全是个被欺凌的小可怜嘛!难怪胆子那么小!安夏那么想着扫了一眼他身旁的经纪人——被欺负就算了,配的经纪人还跟他一个属性的,还真一点力都使不上。

  周阳的经纪人正为周阳演戏状态不佳着急,见安夏也是因为这事来找周阳的,虽然安夏说了自己大概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周阳的经纪人还是把庭院的这一角留给了两人。周阳不太愿意跟他这个经纪人说演戏上的困扰,但现在看着,他对安夏却是有说一说的欲|望的。

  而安夏也确实只能听周阳说一说,当一回他的树洞。在演戏上安夏也是外行,根本没什么可行性的建议,而且他这个树洞也没当多久,没一会儿剧组便开始了夜间的拍摄。

  虽然王海城在第一天开拍就安排了夜拍,但只安排了两场。一场王宫禁军的集结,王城攻破前的悲壮场面;另一场就是叶封带一队人马,护着太子明舒离开。夜间这场司景衍和周阳的对手戏,比起太子明舒拜别老魏王那场要简单些,显然是王海城特意安排给周阳的,希望这场戏中,周阳的状态能够有所改善。

  可是状态这种无形的东西,最是难以控制,仿佛受到白天那“三连卡”的影响,周阳的状态不但没有改善,反而变得更加糟糕,让拍戏的时候很少上脾气的王海城都忍不住开骂了。

  最后,收场的时候周阳跟司景衍的对手戏还是没过,跟白天那场一样被押后重拍了。

  夜场拍摄解释,司景衍在休息区让化妆师卸妆,安夏正好接到他母亲打来的电话,里面太吵,便拿着手机去外面接了。刚跟电话那端的母亲报告完自己的近况,安夏突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不自觉地回头看去,然后吓得他差点把手机扔了出去。

  “周、周阳?!”

  周阳还没卸妆,那本就是惨白的面妆,加上一旁剧组用的照明灯那么一照,出去演个厉鬼完全不是问题!

  安夏拍着自己狂跳的小心脏,连声跟电话那端的母亲说没事,然后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吓你的。”见安夏挂了电话,周阳才小声道歉。

  “没事没事。”安夏摆了摆手,“你找我有事?”

  “我想你陪我排练。”

  “排练?”安夏不解地看着周阳。

  “嗯,你来演叶封帮我找一下状态。我本来没想麻烦你的,但是对着我经纪人演戏我没有紧张感,所以才找你帮忙的。”

  “可是我不会演戏……”

  “没关系的!你只要照着剧本念台词就好了!”周阳急急地打断安夏的话,“我、我可以付你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