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3章

+A -A

亡的王,所以他憔悴不堪;那是一个决意赴死的王,所以他能直面叶封的杀意。

  “我知道你想杀孤。”老魏王看着叶封说道,“孤冤杀你的父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日你可以在此杀了孤,为父报仇。孤保证,此后不会有人为此为难于你。”

  叶封拿着剑的手紧了紧,却依旧没有动作。以他叶封的武功,若是想杀老魏王,早几年他便可动手,即便在禁宫之内,他依旧有把握取其性命。叶封没有动手,那是他的父亲不允许,他的父亲,即便在临刑前,最后跟他说的话,依旧是忠君爱国。

  “我不会杀你。”

  老魏王目光闪动了一下,上前一步,“那……孤求你之事?”

  “我不杀你,并不代表我不恨你。”叶封露出讥嘲的笑容。

  “但是你还是来了,你若不愿,你便不会来。”老魏王缓缓道,“我虽昏庸无道,但太子却有治世之才。有太子在,魏国才有复兴的希望。”

  “我不杀你因为你是我父亲曾经忠于的君,至于太子——你又怎知我不会杀他?”叶封冷笑,“太子是魏国的希望?你以为你那么说,我便会信?”

  老魏王嘴角动了动,良久才再次开口,“你若不认同,随时可取太子性命。”

  “卡!”王海城喊完,长长地吁了口气,才笑着说道,“很好,这条过了。下一场,太子明舒准备!”

  司景衍那边一结束,在休息区的安夏就抱着矿泉水和扇子站起来,李嘉薪反应过来的时候,安夏已经穿过庭院,跑到内书房那边的司景衍身边了。

  李嘉薪:“……”安夏这助理……看起来不止像模像样,还积极又勤快啊!难道司景衍其实是慧眼识人,早就看出安夏是个优质助理,所以才主动请他当自己的助理的?

  李嘉薪那么想着,等到司景衍回到这边休息区,让安夏去休息室去他落下的眼药水,就拿着扇子凑近司景衍嘀咕了两句。

  司景衍喝了两口水,侧眸看李嘉薪:“我觉得你不应该想着安夏这个助理为什么当那么勤奋,而应该好好想想,你这个经纪人为什么当得那么惫懒。”

  李嘉薪推了推眼镜,回道:“那是因为你刚扣了我工资。”

  司景衍放下手中的矿泉水瓶,不疾不徐道:“安夏是跟赵婉仪的助理学的。”

  今天赵婉仪因为没有戏份,所以没在拍摄现场,但她的助理李嘉薪却是知道的,或者说圈内很少有不知道的。那位助理妹子是赵婉仪的死忠粉,只要是赵婉仪的事,她必然积极上心,办得妥妥帖帖的。那个热忱程度,就算同样是粉丝的,司景衍上任助理都望尘莫及。

  把那位助理中的战斗机作为学习模板,这可不大合适啊!李嘉薪忍不住将目光飘到司景衍身上,该不会又是司景衍故意骗着安夏玩的吧?

  “把你那怀疑的眼神收起来。”司景衍阴测测道。

  李嘉薪:“真不是你骗他的?”

  司景衍微妙地顿了顿才说道:“昨天安夏问我,圈内最优秀的助理是谁。昨天赵婉仪来拍定妆照,我就指了指她的助理。”

  李嘉薪:“这还不是因为你的原因?”

  司景衍:“我告诉过他不用跟那人学的。”

  李嘉薪:“那现在……?”

  司景衍:“这不是很明显他没听我的话嘛!”

  司景衍虽然喜欢逗着安夏玩,但并没有要在劳务上压榨他的意思,他跟安夏又没有仇,犯不着那么折腾他。却没想到安夏在工作上却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找工作的时候会看兴趣,但真的上手做了,却一点不见得敷衍。

  安夏……意外的是一个认真的人,这样的人真惹生气了可不好办,看来以后逗着他玩得悠着点了。

  安夏从休息室拿了眼药水过来,司景衍因为眸色的关系,拍戏的时候戴了美瞳,现在导演正在拍其他配角的戏,暂时还没轮到他的场次,便摘了美瞳,滴了眼药水缓解美瞳给眼睛带来的涩感。

  在配角上的戏,王海城的要求也很严格。他导演的武侠剧,里面不管主角还是配角,在打斗方面的打击感很强,没有一般的武侠剧那般给人一种无力的划水感。这两场配角戏拍得时间比较久,因为演员的动作问题,期间重来了好几次,直到王海城满意。

  两场配角戏之后,王海城本来还想再插一场群演的拍摄,不过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到傍晚,外面西沉的太阳,照得大殿的格子窗一片橘红,正适合拍太子明舒拜别老魏王那一幕。

  让场务通知演员准备就位,导演带着摄影师先进了正殿摆放器材设备,让各个协助拍摄的工作人员就位。

  司景衍重新戴上美瞳,让化妆师重新补了妆之后,便去了正殿。

第二十章

  到了正殿,这场对手戏的两人——饰演太子的周阳,和饰演老魏王的那位老戏骨,都已经在场了。

  那位老戏骨正在跟导演王海成说着话,周阳站在一边,原本就显得紧张的神情,在见到司景衍过来的时候,变得更加紧绷了。

  司景衍走近,跟王海成和那位老戏骨打声招呼,便侧头看向一旁的周阳,微笑道:“准备好了吗?”

  “我、我会努力演好的!”周阳说完,过来看情况的化妆师感觉他脸上的妆有些不太对,便拉了他到一边休整。

  留下的司景衍、王海城和老戏骨三人,看着被化妆师拉走的周阳,不约而同地沉默了好一会儿。

  “这新人……真的没问题吗?”先开口的是演老魏王的老戏骨,虽然他之前两场已经跟周阳一起拍过两场了,因为不是正面的对手戏,粗略的感觉这新人演技还是不错的,可看周阳刚刚那模样,他就不得不担忧起来。能不担忧吗?走路都快同手同脚了!

  “应该……没问题吧?”王海城摸着下巴,“这周阳就是越紧张,演技越好的。”

  司景衍瞥了一眼王海城,“但现在他明显紧张过度了。”

  王海城:“应该……影响不大……吧?”

  司景衍:“王导,你真那么想?”

  “这周阳是女人就好,那样只要司影帝你对着她春风一笑,她肯定晕乎乎地马上忘记紧张。”王海城拿胳膊肘撞了一下司景衍的手臂,“我可是听别的导演说过,你这招对好几个新人女演员用过,据说百试百灵。”

  司景衍侧眸,“……王导,你打算让一个女人来演你的男二号?”

  王海城:“……”

  王海城当然不可能找个女人来演他的太子明舒,周阳是他在试镜上选的演员,演技是值得肯定的,虽然现下状态不是很好,他还是开始这场拍摄,希望周阳能在拍摄过程中把状态调整过来。

  摄影师就位,打光师准备妥当,演员准备就绪,王海城一声令下,便开始了太子明舒拜别老魏王的那一幕。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