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9章

+A -A

这里太子明舒拜别即将赴死的父亲,但在某种意义上,并算不上生离死别,因为太子明舒的前路也是生死未卜。他的父亲魏王冤杀了叶封的父亲,而现在他的性命却要依托于叶封,这赌的是叶封的忠和义。期望他对魏国的忠,能够以天下为重;希望他为人的义,能够恩怨分明。也因此——魏王留了下,他以身死偿叶封父亲的命,而且叶封放下那段恩怨,护太子明舒周全,他不是个明君,但明舒会是……

  只是——这忠和义,并非什么牢固的枷锁,它取决于叶封一念之间,魏王留下以死换取了叶封应下带太子离开,但这并不能保证叶封就此放下了杀父之仇,不能保证他能始终坚守原则不迁怒太子明舒。

  给魏王磕完最后一个头,太子明舒起身,回首望向身后的叶封——

  “先生,明舒可否上路?”百里明舒望着叶封,眼中无乞无求。他身上背负的东西不许他再生出多的奢望,他不是在漠视一切,而是无力再去求取什么。

  “卡!”王海城打断周阳的表演。

  从百里明舒这个角色中脱离出来的周阳回头略带茫然地看向王海城。

  王海城对男二号百里明舒这个角色的归属已经了论断,但他特地把司景衍叫了过来,那就肯定得征求司景衍的意见,不然那跟耍了人家有什么区别?想到这里,王海城不禁开始埋怨周阳,这人前两天干什么吃了,要是他前两天能拿出这样的演技,他还需要兴师动众地叫司景衍过来看吗?

  抱怨归抱怨,王海城干咳了一声,还是开口问司景衍,“司影帝,你怎么看?”

  “周阳不错。”

  王海城顿时眉开眼笑,扭头对周阳道:“周阳,《风城剑影》的男二号就由你来演,具体时间安排我会让我的助理发给你经纪人的。”

  《风城剑影》的男二号就此敲定,没被选上的余一文倒是没什么,就是跟司景衍一个公司的刘益的脸色有些不好,走的时候可就没有开始跟打招呼时的那般热情了。

  王海城多此一举地让司景衍白跑了一趟,若换做其他导演,少不了请顿饭赔罪的,但在王海城这里,司景衍就得他一句很真诚的道歉,然后……然后王海城大导演就继续忙自己的事去了。司景衍对此也见怪不怪,王海城走后,他便带着安夏和李嘉薪也离开了试镜会场。

  下午,司景衍要去录一期综艺。趁着上午还有时间,司景衍便让李嘉薪去一趟公司,因为今天jk公司有助理培训课,正好可以让安夏去听一下。

  安夏抱着李嘉薪给的一堆资料去培训教室听课了,司景衍便去了他在公司的休息室休息。

  在休息室,李嘉薪从冰箱里拿出司景衍要的饮料,顺便自己也顺了一瓶橙汁,喝了一口后对司景衍道:“那周阳演技挺不错,努力一下他说不定能追赶你,成为第二个陆远舟。”

  陆远舟是圈内公认的假如没有司景衍,影帝就是他了超一线演员,不过因为有司景衍在,他一直苦逼地当着老二,但确实是有能够跟司景衍一争高下的演技。不过,第二个陆远舟,这样的评价已经是极高了。

  对于李嘉薪对周阳的看法,司景衍并不认同,“那周阳只是在特定环境中才能发挥演技而已,演技高,但是被动。”

  “特定环境?”

  “压力。”司景衍道,“我坐在那里让他感到了压力,你没发现他全程都没睁眼看过我吗?磕头的时候明明我的位置更方便,他却偏偏对着王海城。”

  李嘉薪静默了一会儿,才道:“……这也算是一种才能吧?”

  司景衍不置可否。

  “对了,那个刘益,对你没有帮他似乎有些不满。”

  司景衍抬眼看向李嘉薪。

  “那刘益这两年一直在二线上没能进一步发展,在外风评还不错,在内部在传他似乎特别小心眼……”

  “然后呢?”

  “然后……”李嘉薪话一顿,瞬间明白自己犯傻了,论小心眼谁能比得过司景衍?刘益若是要报复司景衍,那最后阵亡的肯定是刘益他自己没跑了。

  李嘉薪默默地喝完自己手中那瓶饮料,然后跑去自己办公室整理资料了。时间差不过快到午饭饭点的时候,李嘉薪也正好做完手头的工作,便打电话问司景衍午饭准备哪里吃,他可以提前预约。不过,电话那头的司景衍却给了他一个意外的答案——公司餐厅。

  jk的公司餐厅还是很不错的,厨师都是公司精挑细选后请来的,餐厅分两层,一层给公司员工用餐,另一层则是给公司艺人以及他们的经纪人和助理用餐。

  jk公司的员工都挺喜欢去公司餐厅用餐,每天员工餐厅都是几乎满座的场面。不过,在员工餐厅上一层的艺人餐厅,用餐人数就没那么多了,去用餐的基本都是一些新人小明星,或者经纪人和助理什么的。那些大红大紫的艺人,一般很少去餐厅。一部分因为本身赶通告就很忙所以很少回公司,另一部分则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嫌弃公司餐厅。司景衍几乎不去公司餐厅,他的原因是两部分都有占。今天司大影帝居然破天荒地要求去公司餐厅吃饭,李嘉薪不得不感到诧异。

  员工餐厅是需要自己打菜的,艺人餐厅却是点餐制,有专门的服务员来给点单,然后现做。

  司景衍点完菜后,就随手拿了本杂志翻着,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这艺人餐厅的环境要比员工餐厅好很多,不止座位是分隔的卡座,也没有员工餐厅吵闹,但就一些艺人时不时地看向司景衍所在位置的视线,和企图过来搭话的一些人,这环境怎么也不是司景衍会喜欢,诡异的是司大影帝心情还挺好。李嘉薪目送假装路过的,不知道几线开外的女艺人打完招呼离开,完全不明白司景衍这到底是在玩哪出。

  “对了,安夏也快下课了,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上来吃饭。”被司景衍整得一头雾水的李嘉薪,终于想起了被他遗忘在角落的安夏,正准备打电话,就被司景衍阻止了。

  “我已经告诉过他了。”

  “什么时候?”李嘉薪惊讶,司景衍的温柔体贴一向是他对人的面具,他什么时候真温柔体贴过了?居然会记得告诉自己的小助理要来公司餐厅用餐?

  “就在刚上来的时候,我给他发短信了。”司景衍拿起手边的手机晃了晃,说道。

  司景衍倒是没有说谎,没多久李嘉薪就看到了安夏的身影出现在餐厅中,他正想起身招呼他过来,却见对面的司景衍阖上杂志,对着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别出声,坐着。”

  李嘉薪:“……”他貌似知道司景衍要做什么了,这是等着看安夏犯脸盲症呢!他就说这家伙怎么会有那么好心地特地告诉安夏要来这边餐厅吃饭。

  果然,没一会儿,李嘉薪就看到安夏在餐厅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