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6章

+A -A

近的距离下,自然是看得分明。

  安夏在舒怀西餐厅当简直服务员时给司景衍一桌人上过菜,当时司景衍这双眼眸就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现在再次看到这双眼睛,也就瞬间确定了司景衍的身份。

  这人是真的司景衍!那也就是说之前他跟拍的那人其实不是司景衍了!安夏思绪转得飞快,之前拍的照片算是全部作废了,不过现在能拍下正版的司景衍,他这次的任务还来得及挽救!

  “您好,请问您能让我拍几张照片吗?就当帮我一个忙。”安夏抱着相机,对眼前的男人一脸虔诚地恳求道。

  “不行。”

  “呃……”

  “你有听说过明星配合狗仔拍照的吗?”说完,司景衍重新戴上墨镜,转身走出小巷。

  安夏直愣愣地看着司景衍坐上小巷外路边的那辆黑色小轿车,毫不停留地扬长而去,顿时心头一阵失落——今天的跟拍任务又失败了。之前在舒怀西餐厅一起打工的瑶瑶跟他说过,司景衍是一个很温柔体贴的男人,可是刚刚的司景衍,看起来貌似跟瑶瑶形容的相距甚远——小气得连张照片都不给他拍!

  相比于安夏的郁闷,把安夏戏弄了一番的司景衍心情可以说是相当不错,李嘉薪可以从后视镜中看到司景衍嘴角明显扬起的弧度。

  “不就是总把别人错认成你吗?这样我们不用花心思就能避开的狗仔不是挺好的。”

  “是吗?下个月给你发工资的时候,我会记得把杨文错认成你的。”司景衍凉凉地说道。

  “认错人绝对是一件罪无可恕的过错!”李嘉薪坐直身体,义正言辞地推翻自己上一个观点。

  司景衍扫了一眼自己这位“若为金钱故一切皆可抛”的经纪人,没有继续探讨让经纪人先生提心吊胆的工资去向问题。

  李嘉薪见自己的工资保住了,松了口气,继续跟司景衍闲聊,“你刚刚巷子里对那小狗仔做的是什么动作啊?壁咚吗?要不是我清楚你的性取向,知道你历来交往对象都是女性,我都要怀疑你对那小狗仔产生那方面的兴趣了。”

  “他比那些女人要有趣多了。”司景衍微笑道。

  “不就是个脸盲嘛!哪里有趣了?”

  “他那呆愣愣地反应不过来的模样,看着就叫人心情愉悦。”

  李嘉薪:“……”安夏小狗仔,你自求多福吧,看样子司大少爷对你的兴趣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了。

第九章

  八月转眼即逝,时间步入九月后,s市天气终于不再那么燥热了。

  在九月第一个星期即将结束的时候,安夏接到了他母亲的电话。不过这通电话安夏并没能跟他母亲说上几句话,后面全是他父亲催他去f国。但是安夏知道他师兄华德至少会在f国待上一年,按照他的打算,至少一年内是不准备去f国了。所以面对自己父亲规劝,安夏闭着眼睛就是一通瞎扯,气得他父亲直接挂了电话,临挂电话前还扬言威胁——

  “除非你马上去f国,不然我是不会让你妈给你打钱的!”

  安夏:“……”

  ——不打就不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自己也能赚钱!

  这么想着安夏顺手查了一下自己账户上的钱,上个月在快递公司的兼职结束了,工资已经打进了他的账户。现在他账户上的余额显示一共3608.17元,安夏又掏了掏口袋,摸出213元,加在一起连4000都没有,好穷啊……

  虽然有赵长青在,不至于让他饿死,但他也不能让赵长青养他。风采工作室的狗仔兼职还在做,平时有餐饮补贴,但是工资安夏没好意思要,比较他至今还没拍到过一张司影帝的照片。

  看来当务之急是得尽快再找一份工作,最高工资能够高点,像舒怀西餐厅给那样……

  想到舒怀西餐厅,安夏就想到了在舒怀西餐厅认识的卫朗,他走的时候两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一直保持着联系。安夏决定问问卫朗,看看舒怀西餐厅还招不招兼职了。

  “兼职?不招啊!舒怀本来就很少出现找兼职的情况的。”电话打过去不过3秒钟,安夏美好的期愿便如同肥皂泡泡一般破碎了。

  “长期的工作岗位倒是在招,你有兴趣吗?”

  “长期的就算了。”安夏把自己团在沙发上,抠了抠沙发的边角,“长期的工作,我不定哪天说走就走了,会给人家添麻烦的。”

  “原来你不打算在s市常住啊,之前说的为了体验各种工作的乐趣是匡我们呢!”

  “体验各种工作的乐趣也是很重要的!那不算谎话。”

  卫朗笑骂了一句,继续道:“舒怀是不招兼职,不过我知道其他找兼职的地方,你对工作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吗?”

  “工资高点的!”

  “我朋友工作地方招的兼职工资大概符合你要求,是一个会员制的娱乐会所,比之前舒怀开的工资还高点,就是工作时间在晚上,有时加班会过零点,你觉得可以吗?”

  “没问题!”

  “那行,等会儿我下班了你过来找我,我带你过去看看。”

  卫朗是晚上9点下的班,两人约了9点半在舒怀附近的车站碰面。因为卫朗介绍的那份兼职地点偏郊区,附近没有公交站,所以两人直接打了车过去。

  “地方稍稍有点远,不过他们员工上下班是有接送车的,你不用担心。”卫朗说完又给安夏详细说了一下那个娱乐会所的情况。

  那是一个采用会员实名制度的娱乐会所,没有登记会员或者没有会员的介绍,是进不去的。那基本算是富家少爷们喜欢聚集的地方,里面各种玩的都有,而且保密性好,但去玩的客人并不会做出太过火的事,因为开这家娱乐会所的老板也有不小的背景。进去的人都需要遵循会所的规则,胡乱闹事的,下次你也就别想再踏进会所一步了。

  这家会所招的兼职是吧台员,工作算得上是清闲的,对工作人员的要求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只要形象好,懂进退,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即可。

  大约半个小时,卫朗和安夏抵达会所。卫朗给他的朋友打了电话,不过他朋友需要过一会儿才能出来接他们,所以两人只能在外面等着。

  他们不是会所的会员,也没有人带领,会所是进不去的,通过卫朗朋友的关系,会所的警卫勉强让两人在庭院的侧门附近等着。

  安夏站在庭院中,环顾着周围的环境。会所占地不算大,不过普通酒店的大小,高度只有五层,矗立在布置雅致的庭院中央。会所名没有放大挂在显眼的地方,而是在会所入口处低调地挂了一块铜制的竖匾,上书龙飞凤舞的两字——在野。

  “在野”这两个字表达了这家会所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