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5章

+A -A

拜托她,假如在s市遇见安夏就帮忙照顾一下,她还是爽快地应承了下来。而接下去的事情就是那么巧,华德跟她打过招呼后过了一个月,安夏就自个儿跑来她的公司应聘了。于是张虞就顺势录用了他,这样正好可以帮华德看着人。因此刘组长再怎么吹胡子瞪眼,就是赶不走安夏这个业务能力不合格的兼职。

  张虞一边跟电话那端的华德说着安夏的近况,一边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在办公桌前的转椅坐下,然后将椅子滑到落地窗前。

  “你怎么让他去当狗仔了?”华德对张虞的安排有些不满道。

  “他自己的选的啊!我本来想安排他去编辑部的,可他自己选了狗仔部的工作。”张虞道,“不是你说要顺着他的意思,让他高兴就行的吗?”

  听到张虞那么说,华德也感到很无奈,安夏确实总对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感兴趣,虽然无法理解,不过他也总是选择纵容安夏。

  “你什么时候来s市接你的小师弟回去?”张虞问道。

  那边华德略微犹豫了一下,才道:“让他再玩一段时间吧,我过去找他,他估计还会再跑一次。”

  “你这样犹犹豫豫的,小心他在s市被别人拐跑了!”张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尽管电话那端的华德看不到,“对了,上次忘了问,你那小师弟不是马上要跟你老师和你一起去f国了吗?你怎么选择了这个时机告白?”

  “因为我怕去了f国,会有更多的人看到他身上的光芒。”华德苦笑道,“老师是打算让安夏在f国的舞台亮相的,你没见过安夏演奏时的模样,那样的安夏必然会有很多人为他倾倒,所以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我想象不出来……”张虞顿了顿,又继续道,“你家小师弟虽然不傻,但有些呆是可以肯定的。你描述的样子,确定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华德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并不是非要张虞相信他的话不可,那样的安夏,他在私心里是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

  结束了跟张虞的电话,华德站在卧室的窗边,想到刚刚张虞的话,忍不住按了按眉心。他暗恋了安夏十年,连他们的老师都看出端倪了,安夏却一点没感觉,还被他隐忍许久才说出来的告白给吓到了——这么想来,安夏确实有些呆啊……

  安夏不知道自己被老板和师兄贴上了有些呆的标签,他自从那天在咖啡厅跟错人后,开始对跟踪司景衍这件事更加严肃认真了。这是在咖啡厅那次跟丢司景衍的五天后,他收到公司消息,说司景衍结束了一平面广告的拍摄,今天中午将从华洲酒店离开。于是,安夏二话不说,把快递公司的工作跟人换了班,骑着公司配备的小电驴,跨越三分之一个s市,来到华洲酒店蹲点司影帝。

  司景衍最近没有拍戏,因为合约即将结束的关系,答应了王海成的那部新剧也还没正式签合同,近期他手上都是一些广告和综艺嘉宾类的短期工作。这次住在华洲酒店是为了上次咖啡厅谈下来的平面广告,本来是能够一天完成的工作,不过负责那平面广告的摄影师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所以一天的工作时长硬生生被拖成了三天。司景衍平时住的地方离拍摄点有些远,为了方便工作,就和广告拍摄的工作组一起住在了华洲酒店。

  八月底的太阳,依旧热得叫人有些难受,不过今天有风,站在酒店门口的树荫下,倒不至于热得受不了。

  安夏手中拿着司景衍的照片,眼睛盯着酒店大门,看到有人出来,就低头看照片进行对照。

  今天进出华洲酒店的人不多,而且他从公司给的情报里提前得知了司景衍今天穿着,fox的浅蓝色短袖衬衣和浅灰色西裤,可能会戴着墨镜,再加上司景衍那高大的体型,那么多特征加在一起,就算他再怎么脸盲,这次应该也不会再认错人了。

  安夏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后,看到一个男子从酒店出来,顿时眼睛一亮——fox的经典浅蓝色短袖衬衣,裤子的颜色不是浅灰色,但他戴着墨镜,高大的身形,脸看起来跟照片上的也很像……没错!这肯定就是司景衍了!

  安夏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尽量不让激动的情绪流露出来,惹人注意。他不动声色地用余光锁定那个男人,等到那男人走出酒店,过了马路,安夏镜头对着那男人按了两下快门,才匆匆动身跟了上去。

  司景衍站在酒店门口,摘下墨镜,看着蹲点自己的小狗仔,又一次抱着相机跟着别人跑了。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站在自己身旁的经纪人先生:“你确定那狗仔真的是在跟踪我?”

  李嘉薪看着安夏远去的背影,对质疑自己调查能力的司影帝道:“我调查过,他确实是在跟踪你。”

  司景衍侧眸看他:“那你说,他这是第几次在跟踪我的中途跟别人跑了?”

  李嘉薪推了推眼镜,在心里计算了一下,“第五次……也可能是第六次?”

  司景衍:“……你觉得这次的原因是什么?”

  李嘉薪:“大概是因为……那个人跟你穿着一样的上衣,而且也戴着墨镜?”

  这时,泊车小弟把司景衍的车开到了酒店门口,李嘉薪坐进驾驶座,司景衍照例坐在后车座。

  李嘉薪启动车子,刚把车开出酒店门口,就听到后面的司景衍开口问他:“我的脸辨识度就那么低?”

  李嘉薪:“你别在奇怪的地方产生自我怀疑好吗?”

  后面安静了一瞬,随后李嘉薪听到后面那人命令道:“跟上去。”

  “什、什么?”李嘉薪猛地踩下刹车,停下刚开到路口的车,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向司景衍,他觉得自己可能产生了幻听。

  “我说……跟上安夏。”司景衍不紧不慢地把李嘉薪觉得自己幻听的内容具体化了一下。

  李嘉薪:“……”狗仔跟踪明星,那是常有的事,但是你一个影帝跑去跟踪一个狗仔是什么鬼?想明天上头条吗?就算想上头条也别用那么奇葩的方式好不好。

第八章

  李嘉薪的内心是拒绝的,影帝司景衍携其金牌经纪人李嘉薪跟踪兼职小狗仔,这样的头条能看吗?但是在司景衍面前,他李嘉薪是从来没有决定权的,迫于强权,经纪人先生只能服从司影帝的命令,默默驱车朝着安夏离开的方向驶去。

  虽然李嘉薪和司景衍在酒店门口耽搁了一些时间,但安夏是步行,速度不快,那点时间并不足以让他跑得没影。李嘉薪驱车横穿过南北向的马路,驶入东西向的小道后,就看到了安夏的身影。不过跟着安夏往前行驶了一段路后,李嘉薪就不得不停车了。

  他车子现下所在的这条小道,仅有两台私家车并行的宽度,但跟这条小道纵横交错形成十字路口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