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4章

+A -A

此跟jk并肩竞争。而且,假如jk没了司景衍,jk根本不是md的对手,但是md没了何芸,却照样有资本跟jk竞争。

  拥有这样背景的张虞,确实可以说是钱多得没处花了。

  张虞站起来,拍了拍刘组长的肩膀,安慰一下这个被她重创的公司元老,“老刘啊,你别太操心了,反正我们的精英狗仔也挖不出司景衍的料,我们现在出其不意地派出小夏这种……呃,业余的狗仔,也许反而引起司景衍的注意,而引得对方主动接近了呢?”

  “您以为安夏是个绝世大美女,能够引起司景衍的注意?”老员工刘组长心累地抬了抬眼,“算了,我不说了,您高兴就好。”

  在张虞的搅和下,安夏安然度过了被辞退的危机。不过出了刘组长的办公室,他还是是找张虞提了一下离职,不过张虞没同意。安夏犹豫了一下,也没有强行离开,他对狗子这份工作还是充满兴趣的,想着到时真的没帮忙拍到司景衍的照片,大不了不拿工资,然后便再接再厉地投入了狗仔的工作。

  两天后,正好是周末,安夏中午提前送完快递,难得地跟赵长青在外面一起吃了顿有些晚的午饭。两人吃晚饭,赵长青无意间地往窗外一瞥,顿时一愣。

  “怎么了?”安夏注意到他的异样,随口问道。

  “我看到了一个明星。”

  “谁?”

  “司景衍。”

  “在哪?在哪?”安夏顿时霍地站起来,顺着赵长青的目光往马路对面看。

  “那边,刚从那辆黑色大奔下来的,正朝咖啡厅走,穿白色v领的那个。”

  这一带虽然有不少餐饮店聚集区,不过对面属于高档消费区,跟安夏他们吃饭的这边不同,那边的人|流量一直比较少,所以安夏在司景衍步入咖啡厅前就找到了赵长青形容的那人。安夏只看到一个侧脸,而且只有很短暂的一眼,加之他的脸盲症,又那么远……尽管看到了,他心里根本没数,只能迷茫地看向赵长青。

  “那人真的司景衍?你没认错?”

  “我又不是你。”赵长青白了安夏一眼,“他下车的时候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我看到他的正脸了,我确定是他。”

  尽管赵长青算不上司景衍的粉丝,但是司景衍是影帝,影帝是什么概念?其他深层次的不说,影帝的脸肯定是媒体和广告商喜欢到处放的,那张脸只要不是跟安夏一样是个脸盲,自然是不会认错的。

第六章

  赵长青说完,就见对面的安夏一口喝干他手边剩下的半杯橙汁,然后抄起他的小腰包,就准备往外冲。

  “哎哎哎!你干嘛去”赵长青眼疾手快地抓住安夏的胳膊,但话一问出口,心头便有了答案。刚才没多想,随口回了安夏的提问,但结合他现在的举动,就很难不往那个方向想了——“你负责跟踪的人该不会就是司景衍吧?”

  赵长青话音刚落,安夏就一脸紧张地去捂他的嘴的,被赵长青一歪头躲过之后,他只能压低声音对赵长青说道:“嘘!这是商业机密!”

  赵长青嘴角一抽:“还商业机密?”

  “唔,那职业机密?”安夏说完话语一顿,“我不跟你扯了,我得开工了。”

  “……”到底是谁在跟谁扯啊?

  赵长青看着跑远的安夏,按了按眉心,起身去前台结了账,随后也去了对面的咖啡厅。安夏跟的是那种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也就算了,却不想目标人物会是司景衍这种神级咖位,他想不担心都难。

  赵长青结完账匆匆跑去对面咖啡厅找安夏,进了咖啡厅右转,便看到安夏正坐在靠窗的位置,面对这包厢的方向,正盯着那边看,都没发现朝他走来的赵长青。直到赵长青在他对面坐下,安夏才发现他。不过安夏只是扫了他一眼,视线便又去胶着包厢的方向了。

  这种对他们普通人来说只能偶尔奢侈几次的咖啡厅,客人并不如那种平民咖啡店多,但像司景衍这样的人,肯定是不能在大厅坐着的,人自然是去了包厢。安夏挺会选位置,他的位置正对着包厢,有人从包厢出来,就能第一时间发现,所以——有必要那么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看吗?赵长青心里想着,嘴上也就问了出来。

  “我怕我一转视线,司景衍又不见了。”

  赵长青琢磨着安夏话里的那个“又”字,立马明白安夏这样的经验教训可能已经不少了,因此才这样紧张兮兮的。

  不过——

  “你之前有跟踪过司景衍?”赵长青压低声音道,“我是说——你确定你有跟对过人?”

  “应该有过的吧……”安夏一脸的不确定。

  “……”算了,就算你跟对过几次,但看你这表情,多半是没跟多久就跟错人了。

  跟安夏瞎扯了几句,赵长青便把话题转到了他跟过来的原因上。

  “安夏,我跟你说,你这份兼职真的有点问题。你们公司如果让你跟拍一个小明星,那还勉强说得过去,但是影帝这种重量级的,不管怎样都不会找一个非专业的兼职。你们公司让你来跟拍司景衍,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咖啡厅里人人不多,接近安夏他们坐的位置的人更是没有,但赵长青还是压低了声音对安夏说道。

  “我们老板说,反正谁跟着司景衍都挖不出什么大新闻,所以谁跟都一样。”安夏把张虞说的理由跟说了一遍。

  “这个理由好像说得通……”赵长青皱眉沉思,“可我还是觉得有问题。”

  “你想多了吧?”安夏分神把目光从包厢出口那边转到赵长青身上。

  “……是你想太少了。”赵长青叹息,安夏完全不懂社会险恶,看人看事都想得太简单了。不是说安夏蠢,而是他之前生活的环境注定人际方面比较简单,大半的学习时间放在音乐上,来往的人基本都是学校里还未踏上社会的。

  直到安夏点的咖啡被服务员送上来,赵长青依旧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你别担心,我们老板人很好。”安夏安抚道,不过效果并不好。

  赵长青本来也打算也点一杯看起来有点贵但还不至于喝不起的咖啡,然后陪安夏在这里蹲点司影帝,不过不巧的是接到同事来电,公司临时有任务,让他过去加班,才不得不离开。安夏也不在意,等赵长青走后,便继续认真地盯着包厢出口方向。

  这家咖啡厅的包厢和大厅是由一大面单透玻璃构建的,大厅里的人看不到包厢里的情况,在包厢里的人只要没有把落地窗帘拉上,却是能将大厅里的一切收入眼底。安夏一脸谨慎地盯着包厢看,却不想此刻在包厢里也有人正在盯着他看。

  司景衍饶有兴趣地看着坐在外面的安夏,现在没有赵长青挡着视线,他能够清楚地看清安夏脸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