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八章

+A -A

  花姬跟杨招展,一直到下午四点才从“希腊厅”出来。

  里面业已布置完毕,接下来就是饭店的服务生要开始陈设桌椅,厨房也已开始准备百人份的欧式自助餐。

  而秘书笑吟吟地在外面迎接他们,还迅速地当众代表杨招展送了一条丝巾给花姬,并且亲自为她系上。杨招展跟花姬根本是丈二金刚摸不头脑,他狐疑地瞧著秘书,他却只是笑而不答。

  两个人之间流露出吊诡的氛围,说了几句话,花姬就匆匆离去。

  “别再看了,太明显了。”秘书拉了拉遥望著花姬的杨招展。“这里人多。”

  “嗯……”杨招展慌张地回过头,深呼吸一口气,镇静自若地走进电梯当中。

  “董事长改行啦?”秘书不停地瞧著杨招展,“改行发展精致农业啦?”

  “什么……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杨招展皱起眉;这秘书说的话,他一句也没听懂。“什么精致农业!”

  “草莓啊!”秘书扬声说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准备一条丝巾送给花姬小姐呢?”

  再怎么从容、镇定,杨招展的脸还是立刻红遍了,尴尬且吃惊地看向秘书。草莓?他……有这么明显吗?小花的颈子上难道有……啊!对了!他刚刚在她颈上流连得有点久……

  或许身体上流连的更久!

  “很……明显吗?”明显到要在大热天系丝巾?

  “非常壮观。”秘书一脸赞赏般地点著头。“是一片草莓园喔!”

  唔!杨招展的脸简直要媲美关公了,他竟然激情到如此大意,忘记留心“外在”的眼光了!

  他跟花姬……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了!早说过他跟花姬不能单独相处,但是他为什么就是执意不听?身体、心里都只想贴近她……因为只有她能引燃他的热情,甚至淹没他的情感!

  这点庄洁做不到!他不想抱她、不想吻她,也不会有晕头转向的感觉!

  就算相贴著、相拥著,甚圣吻著庄洁时,他都不会有意乱情迷的感觉,也不会有强烈的保护欲。

  但今天更糟了,他怎么会这么情不自禁……就贸然地跟花姬发生了关系?

  “里面场地不大舒眼吧?”秘书又开口了。“下次可以换个比较舒服的地方。”

  “闭嘴!”杨招展厉声一吼,瞪向秘书。“少废话!”

  “董事长,多余的话我不会说,但重要的话却不得不说。”秘书的神情突然转而严肃。“您别忘了,还有庄洁这么一个人。”

  庄洁……是啊!还有她的存在。他的女友——一个甜美、可人的女人……

  “我知道……”杨招展出了电梯,显得非常为难。

  “我不觉得您对花姬小姐是玩玩而已,但是您对庄洁小姐还有份责任在。”秘书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说不定……最快今晚就要作出一个抉择。”

  “今天晚上?”杨招展回头瞥了秘书一眼……对!他怎么忘记了!“啊……我知道了。”

  “我去帮您泡杯咖啡,让您好好静一下。”秘书很贴心地在办公室门口止了步。“请您好好思考,花姬与庄洁,哪一个才是幸福所在;哪一个……才是您真正想要的女人。”

  花姬偷偷摸摸地回到家里,特意从住家大门进入,刻意避开比较近的花店出入口,避开了苏巧巧。在饭店时,当那位秘书为她系上丝巾时,她就想到了!颈子上的吻痕太过显眼,让她羞死了!

  所以,悄悄回家是上策,她一点也不想因苏巧巧的大嗓门,引来街头巷尾的注意。

  今天在“希腊厅”的事情,简直是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独处时保持距离还好,只要一贴近,谁也无法控制理智,情感如狂马奔腾,不可遏抑地席卷著他们。

  原以为只有重温相吻的美梦,谁知道在无止尽的贪情之后,竟然变成衣衫尽褪的肌肤相亲!但是……不可否认的,性爱的感觉是满足并且美好的,尤其是跟自己所爱的人。

  花姬站在镜前,露出幸福的笑容,连她都觉得自己在激情过后,变得异常美丽,而且异常性感;到现在她都还陶陶然地站不住脚,要不是时间不够,她还想多来几次。

  只是……嗯,第一次在一个饭厅的地毯上,好像稍嫌不浪漫了点。

  花姬哼著歌儿先洗了个澡,在浴室里一一审视身上的印记,然后嘴角不停地勾勒著微笑,回想著那欢愉的旖旎,还有那无法形容的车福与满足!她再怎样也想不到,勾动她热情与融化理智的男人,竟然会是小展!

  似乎应验了儿时的承诺,他们之间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结下的缘。

  美人出浴后,吻痕更加明显,她裹著条浴巾转圈唱歌,然后她打了电话给周岳恺,这次讲的明明白白,她与他只是朋友,绝不会更进一步发展,今晚也请单独参加。

  因为她已经有了进一步的男人!

  床上摆著订做好的礼服,花姬一骨碌地跳进床里,看著那件黑色的晚礼服。她轻笑著,拿过床头柜一个很精美的铁盒子,那是她经过一番翻箱倒箧,终于找到的小饼干盒,里面放著很多值得怀念的物品,全部都是很久、很久以前,杨招展送给她的东西。

  里头以画为最多,其实杨招展从小就喜欢涂鸦,用各种笔都能画画,也送好几张给她。花姬一张一张地拿出来细细地回味,看得出来杨招展依著年龄增长,画风越来越纯熟,也越来越真实。

  真可惜,他没走上画家一路,反而从了商、继续家业!只不过厉害的人自有本事,从事什么都能够一鸣惊人!

  花姬小心翼翼地拿出里面唯一一张不同的画——是哭泣中的她。杨招展画自己坐在病床上的背影,一边是坐在床旁哭泣中的她,后头桌子上还画著一杯可乐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花枝招展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