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七章

+A -A

  周岳恺因祸得福,重新与花姬作了朋友,并且还得到了一份被大家视为殊荣的邀请:在庄洁的生日宴会上,他将出任她的男伴。

  这让周岳恺欣喜若狂,虽然他无法理解花姬前一阵子的冷淡所为何来,问不出口,也得不到答案,他只消注意现下发生的事情,就足以叫他心神愉悦。

  而那日在饭店中唐突的举动,加上花姬并未有所强烈反驳,所谓“花姬与周岳恺走在一起”的八卦,顿时间就传遍了整个上流上会,成为人人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

  “无聊的人真多。”花姬挂上第N通“恭喜”的电话,没好气地扁了嘴。“我有没有跟周岳恺在一起,怎么一堆人比我还紧张?”

  “难得嘛!多少人追求花姬,又有几人能够得到你的青睐呢?”苏巧巧抱著一大箱东西走来走去。“而且你整整一年没传出绯闻了!”

  “我又不是明星,干么注意我有没有男人!”花姬顺手把电话拿了起来,省得吵人。“而且我跟周岳恺又没什么!”

  “是、是、是,没什么、没什么!”苏巧巧抱著箱子往外走去。“只不过在大饭店里搂搂抱抱、你又请他一起在包厢内共进乍餐,接著又荣升为宴会男伴。”

  花姬扔过一条抹布,苏巧巧迅速地离开店外,抹布不偏不倚地砸上光滑的玻璃门。

  什么叫荣升?周岳恺也有接到庄家的邀请函啊!她只是问他要不要一起去而已,话怎么能传成那样?

  而且……她当然得邀请周岳恺!不然怎么办?周岳恺就像是一颗安定剂,能让她心安,也能让杨招展安心,说不定也可以让姓庄的女人一起安心。

  她不想继续为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烦恼,跟小展继续处于暧昧不明的情况下,只会让彼此越来越混乱!她不清楚为什么他们每次见面,都会有出轨的举动发生,但是仅仅四目相交,她就会觉得身体发烫。

  她知道杨招展不会有那种感觉,因为他再也不爱哭、再也不胆心、再也不温善了!男孩与男人之间的转变竟然如此之巨,以前那个要她保护、时时刻刻黏在她身边的小男孩,现在已经站到了远方,以巍峨的身影背对著她,

  “搬好了,你要出发了吗?”苏巧巧进了门,抹去一身汗。“真的不必我去帮忙?”

  “不必,我一个人就行了。”花姬回了头。“我不希望花店另外包的生意,影响到花店的正常经营。”

  “哼,这样搞只是你在饭店累得半死,我在花店也累瘫啦!”苏巧巧拉开门边的椅子就栽了进去。“去吧!不要太晚回来!做不完请不要硬撑!”

  “知道啦,你越来越罗唆了。”花姬吐了吐舌,接著就拿下围裙。“店里就麻烦你了。”

  苏巧巧点了点头,挥著手像赶苍蝇似的,催促著花姬快滚。

  今晚就是宴会了,花姬跟苏巧巧在前几日已经将会场布置得差不多,就剩下主角的黄色鲜花;以黄色郁金香为主调,所以昨天半夜批发商才把新鲜的花送来,今晨花姬就要赶忙去布置。

  工程不大,因为昨夜彻夜未眠的两个女人,已经把黄色郁金香做了一些整理,几支一束、形状与缎带都已经打理好,是要黏在墙上的;当然那里也有两个希腊风的白色方形花盆,花姬也是等一下才要动手去插花。

  驱车到了久鸿饭店,花姬立刻差人帮忙把车上的箱子轻轻卸下,搬到希腊厅的门前。由于为了一切保密与保护会场的花,所以这一个厅是完全封锁的,钥匙只有她一支、杨招展一支。

  “这么多箱子……”

  在花姬弯身搬起第一箱时,一双闪闪发亮的皮鞋站在眼前,她努力地抬头瞥了一眼,是她在独处时最不想见到的人。

  “早……”花姬努力地搬起第一个箱子,往里头走去。

  “我来帮你吧!”杨招展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放任一个女人去搬门前这五、六口大箱子!

  杨招展脱下西装外套,递给了一旁的秘书,再挽起袖子,跟著一箱一箱轻而易举地搬了进去;秘书也被交代不得进入,那“希腊厅”顿时变成神圣殿堂般,还真只有花姬和杨招展可以进出。

  “呼……果然有男人帮忙还是多少有点用的!”花姬气喘吁吁地搬进两箱时,杨招展已经全部搬运完毕。“真搞不懂巧巧力量有多大!”

  毕竟在花店里,粗活几乎都是苏巧巧一手包办。

  “巧巧家是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杨招展放下最后一箱。“她的拳脚功夫一点都没有退步过,身体壮得跟牛似的!”

  “噗……你最好是不要在她面前说这些喔!”花姬轻柔地笑了起来。“要不然你有得领教罗!”

  “你受伤那晚,我已经充分领教过了。”杨招展摇了摇头,苏巧巧打起人来毫不留情。

  喔……花姬微愣了一下,她受伤那晚……巧巧扁过他啊?他们怎么谁也没提?唔,还是不提的好,反正挨刀的人是她,在里面够可怜了,巧巧微微惩罚一下罪魁祸首,也是理所当然!

  “……”杨招展细看了花姬一会儿,有点不是滋味地开口。“你……在窃笑吗?”

  “嗯?”花姬抬头,正视了五步之遥的杨招展。“没有,我怎么会笑……”

  “你在笑!”杨招展露出那种肯定并带有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花枝招展 第七章